文本

http://zeropunctuation.wikia.com/wiki/Far_Cry_3

本篇為Ben "Yahtzee" Croshaw針對Far Cry 3發佈的遊戲評測影片的翻譯。作者為澳洲人,以嘴賤的很正直而聞名,據信他開了一家PUB,同時還是一位小說家。其影片風格以機關槍掃射式不間斷猛烈批評他主觀認定的缺點為最大賣點,因此在網路上評價相當兩極。

按照慣例提醒接下來翻譯的內容完全不代表譯者本身的看法,我所作的只有盡量在保持原本意思下把一些較隱晦或難懂的譬喻表現出來。我只有看著別人玩Far Cry 3大概幾分鐘而已。另一個要提醒的是,譯者用來翻譯的文稿來自網路上粉絲於WIKI自發提供,由於人人有修改的權限,因此對照附上的文本時確實有可能會有些小出入。

--------------------------------------

我是一根香蕉。我之所以這麼說有一部分原因在於我喜歡把衣服脫了躲進裝在碗裡的早餐什錦麥片中而另一部份我像香蕉的原因則是因為我似乎年紀越大就越來越軟化。我最近喜歡的遊戲變多了,而且我知道這句話會讓某些喜歡玩所謂現代戰爭射擊遊戲類型的人吐出滿口超商買的廉價威士忌,但現在市場上那些無腦粉絲擁護的垃圾遊戲不斷壯大,所以這也使的那些垃圾之外的東西看起來他●的都很讚,但也有可能是因為我確實有能力可以在不停的欺侮與嘲笑這類垃圾數十載之後讓一切變得更加美好。不過後者大概不可能因為我已經理解到我是一根香蕉,而我唯一能對他人有影響的大概就只有鉀的攝取量。

但不論如何幾年前我玩了Far Cry 2並且認為除了某些刺眼的問題之外這款遊戲還算可以,而到了現在Far Cry 3把那些刺眼又惱人的地方去除的差不多後表現不錯。還不壞。內容很充實。你還想要我說什麼?我只是一根香蕉。

Far Cry 2諸多問題中討厭的地方就在於似乎根本沒有任何角色的存在,就只是一群人作著一些事情。相對來說Far Cry 3對於人物性格設定上就十分用心,也就是說裡面仍然有一堆人在作一些事,但現在他們對於自己正在作的事情是否正確這點產生了強烈的懷疑。你扮演Jason Brody,一個美國來的觀光客同時也是群愛打扮又自我中心的白癡之一,為了浩瀚宇宙蒼生的將來,落入了一個熱帶島嶼上骯髒的奴隸坑,被一個名叫Vaas的神經病追殺,而這傢伙的名字還可以改成個好記的順口溜:「Watch out for Vaas, he'll enslave your arse.」在拯救仍倖存的朋友途中,Jason得褪下那Wonder Bread牌麵包似的軟麵糰性格同時藉由鋼鐵與叢林熊皮武裝自己。但當他和那些朋友重逢後,這些人就只是坐成一圈抱怨奴役、虐待、與手機信號不良,Jason只好認清他跟這些朋友再也沒有話題可聊的事實因為他們沒有人會喜歡Belgian Takedown (近身偷襲肉搏戰技) 或是用火焰噴射器獵熊。

我還挺高興能夠看到射擊遊戲的主角不用在遊戲開始時來個鏡頭一暗然後浮現經過多年特種部隊訓練之後這樣的字幕而是藉由激烈而頻繁的暴力與大量的嗑藥直到緝毒犬聞到他剪下來的腳趾甲都會有反應的程度來迫使他逐漸成長。這就是所謂的「性格弧線」,一個角色必須隨著劇情改變與成長而不是一開始就是個穿著強力盔甲的巨大肌肉男結果到了結尾還是同樣一個穿著強力盔甲的高大肌肉男只不過稍為有點喉嚨痛而已。而我也同樣喜歡這遊戲靠著總是維持Jason的第一人稱視點來專注描寫主角的內心變化,這對於夢境的演出很不錯但用在開車的橋段就有點不太成功。我總是因為車子的寬度比你所以為看到的還要寬個幾呎所以一直滑出道路。這點倒是很像跟線上認識的人約會。

不過我扯遠了。本作的性格弧線讓我想到特種戰線,這兩者都在描寫充滿敵意的環境將一個普通人披在身上那看似文明實則偽善的舒適外皮剝去,只剩下一頭怪物。只不過在Far Cry 3,你開始覺得主角其實相當享受成為一個怪物。而雖然你永遠無法回到過往時光且心中的那股衝動只能靠著割下別人的蛋蛋串作項鍊來平息,但至少你再也不用去監理所排隊了。

所以這是一款內容豐富的沙盒式遊戲,就像可以在市場上販售的防風草根而像COD: BO2這類東西就是插在狗屎上的肯德基炸雞翅。一個常見的戰鬥任務包含有在觀察點偵查整個任務區域,標記目標,挑選最好的進攻點,然後放倒一個接一個壞蛋。這其實相當的輕鬆,就好像在修剪玫瑰只不過這叢玫瑰會驚慌的乎叫另一叢玫瑰來幫忙一樣。而且每次在無人注意到的情況下拔掉它總是讓人愉悅,只不過沙盒式的遊戲設計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

有一次我正在偵查一個敵人營地並且正在決定要從哪個最好的位置發起攻擊時一隻它●的老虎悠哉的晃了進去並且有技巧的清光了全部的敵人。你這愚蠢的Mr. Pussy Cat (應該是來自Touché, Pussy Cat!) 真是讓我丟了大臉,不過這種狀況大概他○的不會出現在決勝時刻系列不是嗎?除非這頭Mr. Pussy Cat的出現是預先編寫好跟蓋達組織有關連的佈景。無論如何獵捕動物對於升級裝備來說很重要所以這之後我決定宰了每一頭能宰的老虎以避免民兵們開始認為老虎會比某些細皮嫩肉的觀光客更能當個襯職的游擊隊。

有趣的是:當我屠殺了夠多的動物升級物品並且贏得平行宇宙來的諾雅這個頭銜加上把經驗值能夠升級的東西也點滿之後,這遊戲也才進行了一半。而且這還是我沒有做太多支線任務的狀況下。我是做了一些,但大多數時間我都花在搭乘滑翔翼隨意亂飛並幻想著拉屎在敵人的建築物上,就好像遊戲的前半段是要把自己提升成一個屌人,而遊戲的後半段則是要你享受當一個屌人,而且我還挺欣賞這樣的安排。有太多的遊戲都只有進行到尾聲才能拿到可以一發打斷敵人老二並用打斷的老二寫死前留言的終極貓咪死光槍結果只能拿來打最後大魔王以及他養的金魚。沙盒式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夠給我們足夠的時間打造出最棒的玩具,不需要從存檔點進行到存檔點,只有使用的工具與要解決的目標。你想要在刺殺任務使用滑翔翼飛到目標頭上接著跳到他頭上就像他是庫巴一樣那當然也可以所以祝你好運囉你這瘋子。

不過雖然這麼說,但劇情任務比較像是查理檢查哨 (柏林圍牆檢查站之一) 而不是打游擊的藍波。最令人失望的是所有主要的壞蛋被擊敗的時候都有糟糕的插入動畫看起來不像是中階主管們吵架時那麼有打王的感覺。我很高興這遊戲的背景至少不會出現這些王操縱著巨大機器人但是呢,仔細想想,這遊戲後半段的故事成分基本上就比較薄弱,尤其是那個叫Vass──提醒你一下他就是封面上的哪傢伙──被另一個無趣許多的傢伙給取代後消失了。而我現在要開始繼續抱怨,潛行的部分很有趣,但頻繁密集的槍戰場合變得很煩人因為你的生命值跟從熱汽球上掉下來的胖狗墜落速度一樣快而在壓力下切換武器跟補血道具就好比有人拿槍指著你要你重新整理HDMI纜線一樣。

但以上都只是在吹毛求疵。就如同一開始我們已經聲明的事實,我是一根香蕉而Far Cry 3還不錯。算是佳作。不過我對遊戲結局有一點很失望,我選擇不回家而是留在島上但在不劇透的前提下,那個結局很爛。別告訴我所謂的好結局是一個能拿著開山刀對付熊的人會高高興興的回到文明世界,因為我打賭不到一個禮拜他就會割下某個胖子的耳朵做起冒牌皮夾。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