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http://zeropunctuation.wikia.com/wiki/Hitman:_Absolution

意外的發現Far Cry 3跟Hitman: Absolution都有人在WIKI上貼出文本了,所已決定開始動手翻譯。本來是想先從Far Cry 3開始,因為那是少數本系列作者有所好評的遊戲,不過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先把刺客任務翻譯出來。

慣例性的提醒接下來所有翻譯出的內容均不代表譯者立場,我只有在翻譯成英文的時候把太過於隱諱的部份盡量在保持原意的狀況下傳達出來,我本身也沒有玩過這個遊戲。本系列原作Ben "Yahtzee" Croshaw以嘴砲出名,請各位觀
看不要太過在意各種酸遊戲的橋段。

刺客任務是一套關於全世界最頂尖的殺手的系列遊戲,不過如果你被困在某個神秘的平行宇宙世界而那星球上所有人都是用含鉛奶瓶餵奶餵到大因此只要某人換了一套衣服就分不出對方是誰除非恰好碰上他正在殺人所以這個頭銜大概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變裝派對在這世界一定是他●的一場噩夢。「該死,我半個朋友都沒來參加,然後看來我家被穿著各種故意改的很性感的工作服裝的陌生人給佔據了。喔不等等,那個正在勒死護士的傢伙應該就是法蘭克。」

提醒你一下,AGENT 47最近一次出外郊遊時實在無法藉由為了防止別人繼續注意他腦袋後面明顯的條碼而在上面貼了個不夠大不夠小反倒欲蓋彌彰的OK繃這件事拿到書卷獎。不過他也許是希望別人看到他的時候是看到一個他●的巨大OK繃在走路。

AGENT 47,一個以他身上還有功能的毛囊數為名的傢伙,遮住了自己的條碼只為了逃離自己的組織,但這些人居然不是把他那套個人商標的黑西裝造型或是那張凶惡的臉公布出去。不,你該擔心的是那些揮舞著超市收銀機刷條碼道具的賞金獵人們。他在被派去殺一個叛離組織但在主角開槍打她後馬上改變心意的前任同僚之後決定退出江湖,人性總是在不合時宜的時刻浮現啊。他接著成為一個穿著裙子的青春期麥高芬的保護者因為她跟他一樣都是在水桶中養大準備將來培育成完美殺手,這件事沒有撥動他的心弦而是他絞殺用的纖細鋼線,然後兩人冒著生命危險只為了躲開那些彼此明爭暗奪只為了濫用她的敵對組織,所以這整體劇情也散發出某種狗屎味了。我認為這些內心感情戲可以蹣跚推進的更好一點。如果我得謀殺某個人,我可不會因為他害怕遊樂園裡那些吉祥物而就此留手只因為「哇靠,我以前也很怕那些吉祥物布偶裝」,而我甚至還不算是個專業殺手哩,雖然我也宰過不少吉祥物就是了。

刺客任務系列總是在嚴肅與滑稽之間的平衡保持的很棒。你製造孤兒就像你對茅屋起士的愛好會製造洗衣開銷一樣,但你可以選擇在製造孤兒時穿的像芝麻街大鳥或那類的造型。但『刺客任務:赦免』被一隻臃腫的喜鵲撞的失去平衡並且自豪的採納了現代人所喜愛但過去從來沒有如此荒謬的『瘋人鋸院』風格結果每個壞蛋都有著滿滿的卡通味。於是那群超級功夫修女在這遊戲愚蠢的預告片中聲名大譟,卻只在其中一個任務才真的出現對劇情也幾乎沒有影響,所以很明顯的那白癡的預告片才是這群修女們有用的地方。她們甚至對整體氣氛的累積毫無幫助。她們炸了一棟建築物接著「好,接著我們分開來戰術性的背對著可疑的人,而且今晚這麼溫暖,所以我們最好脫掉防絞死用的圍巾吧。」很明顯的在47加入前,組織製造超級殺手的方式就是隨機的要求幾個秘書穿上某些人癖好的服裝再只給她們一管火箭砲共用。我好奇她們其中是否有人興奮的打電話跟父母分享自己升遷的事。我也很好奇那年的感恩節是不是很尷尬。

如果你對刺客任務系列標準的遊玩風格不熟,他們基本上就是給那些沒耐心玩家的冒險探索遊戲。任務場景都設定在開放式空間,你可以靠著模糊的提示與工具製造出看起來像事故的現場,或者你也可以抄起磚塊直接砸死目標來節省時間,所以對於花上大把時間謀殺目標的粉絲來說現在流行的以說故事名義而把地圖設計的短且單線性的風潮令人失望,而我認為刺客任務系列夠跟神探可倫波影集一樣,在演出自己的角色這點受到比工作上更多的困難,因為47或許能過勒人勒的漂亮,但如果你晚宴坐在他旁邊時這點實在無法拿出來當做社交話題。

在某些場合,『刺客任務:赦免』會試著利用槍戰來刺激氣氛,像是在良好的制高點擺上一把狙擊槍就像某人留了一瓶傑瑞水手香料蘭姆酒在戒酒室的廁所置物櫃一樣。我認為只有一小部分的任務在質量方面比的上『刺客任務:黑錢交易』那樣在廣大空間中充斥著殺人潛力。但少比一個好,一個比沒有好,沒有比馬眼突出根魚刺好。所以我覺得我想表達的是這遊戲至少比馬眼突出根魚刺好上一些。

我不喜歡刺客任務系列的一點就是你常常得玩好幾遍才能勉強玩的好,而47雖然很厲害但你也不能執行任務之前就預先知道所有的機關,因為那樣對每個人來說也不夠平衡。本作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是導入直覺系統把所有重要物件都設定成發出黃光活像TF2的SNIPER才剛剛一邊跑過這地方一邊拼命的想找出他止住失禁的藥。但我仍然推薦你每個任務花個一到兩次,邊跑邊叫囂順便在自己的屁股上甩巴掌,讓你的身後跟著一整群興奮的守衛直到你搞清楚什麼東西在什麼地方為止。而當那些隱藏在地圖上的敵人終於開始了解並學習你在搞什麼的日子也是武器庫中神經毒氣不小心灌進他們空調的那一天。

而我可以在不受赦免的情況下幫這遊戲改良的地方就是在左上角加上一個記分板只要我遊戲中沒有做到完美就會一直扣分。「哎呀,你得被迫敲暈一個敵人囉!葛來分多扣一百分~~」去屎吧『刺客任務:赦免』!你怎能要求別人第一次玩就完美破關。或許你可以在重玩的時候才加入記分板,至少可以讓我覺得我就是那種會在意遊戲最高分數的孤獨阿宅。就結論而言,本作在刺客任務系列中不是最差但也不是最好。它偶爾有些地方抓對重點,但整體上就像在擁擠的電梯中被油胖鄉民屁股般的敘事方式以及自由摔跤選手肌肉膨脹的乳頭般的遊戲挑戰設計給夾住一樣。

由玩家自訂關卡的挑戰模式是有趣的舔乳頭方式。你通過現有的單人遊戲關卡之後、或者該說少數那幾個設計真的不錯的關卡之後,隨便挑一個人當目標,再用華麗的手段宰了他,接著要求你的朋友用同樣誇張的手段重複一次。聽起來很有創意但實際上受到相當大的限制,尤其如果關卡本身很小的話。我當然不是要求整個地圖能夠重新設計,但如果能自己設計NPC再安排他們的行動模式會更有趣。舉例來說,我想要讓一整個地圖上有不少穿著遊樂園吉祥物布偶裝的人物有著聚集在會隨機落下巨大鋼琴的大洞口下方的傾向。欸別再說我有毛病了,我已經從迷之聲那邊聽的夠多了謝謝你!

創作者介紹

Where does THAT ocean go?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