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http://zeropunctuation.wikia.com/wiki/Call_of_Duty:_Black_Ops_2


本篇為翻譯零標點符號系列評論遊戲影片,這次的對像是Call of Duty: Black Ops 2,台灣地區發售名稱為「決勝時刻:暗黑行動2」。

本系列影片作者為Ben "Yahtzee" Croshaw,是一個住在澳洲、痛恨多人連線遊戲的偏激遊戲評論家,除此之外據說還開了一個以電玩為主題的酒吧,並且即將發行第二本小說。他的批評有些純屬博君一笑、有實擲地有聲,但也常常純粹出於發洩,因此請各位不必認真。

慣例的聲明是:以下所有翻譯出來的內容皆盡可能在通順的狀況下遵照文本,所有的內容不代表譯者本身的意見,我所作的只有潤飾部分過於激烈的用詞並把某些太過隱晦句子盡量弄得好懂,而且我根本沒玩過Call of Duty: Black Ops 2。

另外因為原名太長,接下來「Call of Duty: Black Ops 2 (決勝時刻:暗黑行動2)」皆以"CODBO2"代稱

最讓我感動的是每個超過40歲的人終將死去而電玩遊戲有一天將被視為合法的娛樂活動。坐下來玩起Spec Ops (特種戰線) 或 Uncharted (秘境探險:黃金城秘寶) 會被當作聽歌劇一樣的有水準,玩線上射擊遊戲會被認為是一種出外與人有實際互動的行為,而玩粉廚飯渣類的遊戲像是CODBO2就會被當作喝醉酒趴在沙發上對著電視上播放的 Top Gear一副要看不看的樣子只因那是你的腦袋撞到遙控器開關時第一個跳出來的節目而某人正在慢慢的把一壺冷稀飯澆在你頭上。

但我必須說CODBO2確實在這類專門為了賣給有被害妄想症且因為長期賴在扶手椅上脂肪都跟傢俱融在一起的右翼狂熱擁槍腦袋裝屎份子所以把劇情設為某個天注定的尼加拉瓜自由鬥士為了自己被謀害的親人復仇而踏上的旅程並且一天到晚都被描寫成一群他○的腦袋有洞的白人美國軍隊追殺的遊戲類型中確實還算有點創新。客觀確實很重要,不是嗎?這遊戲企圖藉由拿散彈槍轟斷無武裝人員的腿來描述反派是邪惡的,但我只能想到如果這是Jack Bauer (傑克鮑爾,反恐24小時影集的演員) 幹的那大概所有的觀眾只會捧腹大笑並順勢吐出一團廉價啤酒構成的氣體。

故事交替呈現了過去的某甲一世跟未來的某甲二世努力的對抗某個恐怖份子企圖駭進奪取美國所有的無人軍事載具。唉呀老天保佑,某個老外國人想拿走你那能無限生產楚楚可憐天真無邪且毫無人性的殺人機器嗎?「真可憐啊,你這他○的美國末日博士」。而同時呢他們想說服你去對抗這憤怒的歪果仁的理由是「因為他是恐佈份子」好像這個字能夠像『諜網迷魂』這部電影一樣啟動你腦海中編寫好的狂戰士模式。

但平心而論,在這遊戲中正反方的道德水平描述的相當公正,甚至會有一個支線劇情是你扮演反派。而沒錯,你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花在邊跑邊叫邊砍下別人的腦袋,但基本上這遊戲中所有的腳色都他●的瘋了。他們如果不是殺人狂就是像芝麻街的伯爵一樣停藥後會在眼前浮現數字的幻覺。但這只是引起了另一個問題:如果你身陷在滿是屁眼的星球上,屁風暴來襲時到底躲哪裡是安全的?或者更簡單點來說,你會站在這遊戲正反哪一方?我他●的根本兩個都不要。

這是一個專為白癡打造的遊戲。如果你CODBO2破關後沒辦法馬上分辨出頭上套個袋子的傢伙是誰,我就會馬上捐一筆錢給你因為我可以當作慈善捐款實報實銷。尤其如果你是個白癡白人。令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的是所有你能信賴到最後的角色全都是白人而且都留著相同的髮型,因為其他有著非白人口音或有深色皮膚的人物很明顯的都他○的對我們擁有的自由感到十分忌妒啊老兄!唯一的例外是Tony Todd配音的美國黑人指揮官但他也是個怪咖。

我對這類粉廚飯渣類的遊戲為了取悅缺乏注意力的大眾而故意隨機跳動劇情與時空、每半個小時就隨便把玩家扔到某個進行中的槍戰的模式感到越來越不爽。這就好像他們精心設計好了整體劇情接著切碎、洗牌、刪掉所有跟殺人無關的部分而我們只好從剩下來的成分中搞清楚整個故事。

「呃,我是白人,有被害妄想症而且很蠢,這遊戲到目前為只聽起來很合我的胃口。」某個討厭鬼在我附近這麼說「我只擔心這遊戲玩起來沒辦法配合我的多重精神系統障礙...啊,我的腦袋又從縫隙掉出來了!」別擔心,CODBO2有著這類遊戲的傳統會在你想要偏離預設好的單線性路線遊戲方式時會像對付套上眼罩不乖的騾子一樣狠狠教訓你。有時候這遊戲會滿足你私下對尖端軍事科技手●的衝動而給你閃閃發光的新玩具接著在你玩過一次後就像是在麥當勞點兒童餐時拿到的玩具一樣馬上給扔了讓你只能短暫的瞥見許多有趣遊戲 (例如Just Cause 2) 的光輝。

你會使用到滑翔衣和噴射背包還有抓勾槍,這些都是能讓遊戲玩起來更有趣的設計概念但他們都只會在預設好的切入畫面中讓你使用一次移動到下一個目標點。這就像買了一整隻烤雞卻只咬了一口之後就隨意扔進下水道,而不是因為你面前有一隻非常飢餓的惡犬。而大部分你能在遊戲中使用的道具像是隱形衣都非常的沒用;我穿上了它,走進戰場,然後馬上被打爆。幹的好啊,遊戲研發小組!我大概是被像Serious Sam一樣浮在離地三呎高骯髒巨大突擊步槍給暴露了位置。

但在我開始吐槽CODBO2就像用Guns & Ammo這本雜誌作成的紙船在名為創意的排水孔周圍順著水流盤旋之前,一個新的遊戲機制被實裝了:半強迫你玩的守塔模式!我還記得在Assassin's Creed: Revelations中同樣也有個半強迫你玩的守塔遊戲而且也同樣的非常蠢。這算是創新嗎?難道守塔模式是某種會在偉大的魔法風雲會裡面的牌一樣抽出來以後可以讓玩家總遊戲時間+1防禦?

不管怎樣這玩起來他●的非常無聊。用遊戲主機的遙控器時,切換單位就像在一碗放了一個禮拜的稀飯中尋找一坨你最愛的燕麥凝塊一樣。你操控的單位得花上吃掉半個三明治的時間才能到達目的地而抵達後他們最常用戰術是四處亂轉等著用嘴巴接子彈來補充營養。你是可以而且差不多一定得親自操縱個別單位跟砲台因為他們甚至無法對付七隻腳被拉掉的蜘蛛。我認為增加的這個遊戲概念就像拄著鐵撬蹣跚而行,不過既然這遊戲的每一個章節都跟前一個完全沒關係所以反而不顯的突兀。

那些有幸能夠隨機降生在第一世界的白人是這個不公平的世界上最●他◎有運氣的一群人而所謂的現代戰爭類遊戲只是這群傢伙在大家都忌妒他們的好命時拿來無病呻吟的東西。這就好像白人抱怨自己是種族主義的受害者只因為過去受他們奴役的族群現在轉過頭來取笑他們,又像是基督教徒哭喊著自己受到迫害只因為政府了解到人可以變的很瘋狂。在此強調一下,本作的反派來自全球底層民眾所組成的組織所以你可以在那些會來玩CODBO2的顧客群感受到外來威脅的清單中加上"窮人"這個項目。

但或許我不該在政治扯這麼久。偶爾出現、令人同情的反派描寫以及一整章主角被叫去防守一座相對來說進步了十幾年、住滿有錢人的城市在某種程度上顯示CODBO2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老實說我沒辦法判斷這之中有多少諷刺成分能不能被人理解,所以我們乾脆用遊戲體驗來判斷:

玩起來很無聊也很蠢,別玩了。哇靠,這可以省下不少時間勒。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