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0006800117_1_l.jpg

還有15個小時候收假,徹夜未眠從昨晚7點直到現在衝完EP6。個人習慣是記了一堆劇情流水帳,畢竟我實在是不會推理...而且日文也有限,只能勉強領略劇情手記的內容。出現的新角色名字全是自己隨意翻譯。內容從開頭直達裡茶會。附帶一提,這次ゼパル(Zepar)和フルフル (Furfur)出場的音樂讓我中毒了。

劇情透露...這當然是有的,附加了一些個人隨手添上的心得感想。

 

 

 

以下開始。

EP6開場馬上就是結婚場景,艾莉卡被稱為新郎的征服者,戰人毫無反應,就只是個戰人。魔女間言談透露出他是被自己的密室困住才會變成這樣。

---------
    OP
---------

-- 未知視點--

被困住,努力想開門卻開不了。此一人物接著似乎聽到有人在門外...


--緣壽視點--

醒來後發現自己身在某接待室,面對新人物八城十八:推理作家一名,並有著異常的氣質。此人寫了Alliance, Banquet, 以及 End of the Golden With。自稱所寫的是真實,緣壽隨即表達不滿,也同時發現自己的記憶有混亂曖昧的狀況。對於EP4的六軒島僅有模糊的印象,同時也提出了櫻太郎可能是量產品...。八城十八表示自己寫了新作,名為Dawn of the Golden Witch。

--Ange視點--

緣壽看出此人為魔女,提出疑問「為何EP4打破規定的她並沒死」。八城十八沒有直接回答反倒要求緣壽成為她的觀察者,並告知緣壽戰人已經成為GM一事。緣壽 因此同意成為八城十八的觀察者。緣壽負責「朗讀」,八城十八給予「保護」。

八城十八的魔女身分為

『觀劇的魔女』 フェザ リーヌ。アウグストゥス。アウローラ

菲薩利奴‧奧古斯都‧奧羅拉 (?)




--上位世界--

魔女喇賽中,艾莉卡急著復仇,然後貝阿朵出現,結果由於和諧後形象差異太大讓眾人無法馬上回過神。戰人來到,猶如父親般的要她回房。之後戰人宣布EP6: Dawn of theGolden Witch 開始。

--Ange視點--

菲薩利奴也對貝阿朵的轉變驚訝,用櫻太郎身為真理亞的棋子之例和緣壽談論起死亡的意義。死分兩種:棋盤死亡和上位死亡。以此推論,EP1到EP5的貝阿朵將永遠不可能再生。事實上EP5若非拉姆答的慈悲 (銬上腳銬固定)貝阿朵早就消失了。


--上位世界--

戰人和源次談論到此次的遊戲,話題涉及到邏輯錯誤 Logic Error為魔女方的大禁忌。

--Ange視點--

兩人討論到或許貝阿朵某種意義上是戰人的棋,因為她是誕生於六年前的罪,菲薩利奴對於這話題自有見地,不過似乎拒絕告訴緣壽。

--上位世界--

戰人得知貝阿朵睡醒前去拜 訪,結果發現此貝阿朵只是個剛出生的雛鳥,還稱呼戰人為父親,源次則點出儘管兩人靈魂相同,但是之前的貝阿朵是經過千年的生命累積而成。兩人既不相同同時 又完全相同。

--Ange視點--

兩人理解狀況。

--上位--

戰人努力的教導這個貝阿朵說話的語氣,結果卻發現自己根本等同於自言自語。




--六軒島--

嘉音和紗音在整理客房,談論朱志香跟讓治的話題。紗音坦承自己應該很快會被求婚,也對是否該接受感到有些疑慮,也催促嘉音快點跟朱志香坦白。嘉音在對談中情緒失控了一下,坦承很後悔上次拒絕了告白。最後兩人達成共識,要擺脫家具的身分。

嘉音和鄉田一同迎接親族,大家意外的發現他氣色似乎好上許多。嘉音找到機會和朱志香談話,表示紗音將要結婚,而紗音一結婚離開自己也會離開,接著就是正拳告白,兩人互允諾可以直呼姓名,嘉音原名嘉哉。

在附近晃的貝阿朵則對於上位戰人之前的要求感到困惑 (←不確定)

--Ange--

緣壽表示同情,提到魔法的時間概念,千年也是6年。

-- 上位--

貝阿朵理解到戰人所追求的是另一個存在,也理解到自己無法取回記憶,要求熊澤教她。熊澤變回瓦爾基莉,帶領她到了菲薩利奴還有緣壽的所在。結果菲薩利奴的名號全部是觀劇與戲曲與旁觀的魔女。而瓦爾基莉的全名是プブリウス。ワルギリア。マロ(普布留斯‧瓦爾基莉‧馬羅...三個名字都跟詩人扯上關係),無限與有限的魔女。菲薩利奴同意讓貝阿朵參觀書庫,但是不保證有任何收穫。

--六軒島--

艾莉卡穿著泳衣登陸。
--


--六軒島--

艾莉卡在餐會中暢談推理,讓治想改變氣氛明顯失敗,在看謎題本時連續107題正確,在切起司的一題意外的發現和戰人同樣思考方式。接著話題牽扯到竹筷,艾莉卡馬上形象崩壞。

--未知--

門被鎖住,拿椅子打窗戶卻發現是鐵格子。左手伸出去卻卡住,被玻璃割傷,死命掙扎卻突然被人握住左手還被狠狠咬了一口。

--走廊--

艾莉卡聽到怪聲,讓治也表示聽到。戰人則是吐嘈好像會發生事件。艾莉卡問起肖像畫,輕蔑的談論貝阿朵是否存在,真理亞為此不高興,拿出自製的符,同時談到貝阿朵怕蜘蛛網。接著回到賓館。

貝阿朵看著自己的肖像,感覺到明顯的氣質差異,伸手摸畫發現別有洞天,此時另一個貝阿朵出現,個性明顯不同。自稱為姐姐,把和諧版當作妹妹。略為談到姊姊的背景:以六軒島魔女傳說為背景而產生的存在,目前的人生目標為努力復活然後找金藏碴。

-- 賓館--

紗音談論起貝阿朵的各項傳說。

--大屋--

貝阿朵姐教導妹妹反魔法毒素,魔女的存在,以及惡作劇的目的在於增加人對於未知事物的相信。

--Ange--

兩人談到老話題,魔法還是依賴觀測者。認為「貝阿朵」還比較像個「現象」。

--賓館--

艾莉卡繼續表示否定魔女。真理亞為此生氣,艾莉卡則激她放魔法。於是就發生了一堆糖果引發的一場血案。連兩名輔助審判官都說這是很沒意義的戰鬥。

--魔法視點--

Maria VS 艾莉卡+多拉諾

最後是櫻太郎發動外敎官特權,中止戰鬥。

--賓館--

艾莉卡把真理亞弄哭,眾人上去睡,艾莉卡趁隙找熊澤問貝阿朵的傳說。




--涼亭--

讓治與紗音的閃光彈時間很長,長到不行。讓治透漏了自己曾經是個自以為彬彬有禮的紳士、實際上卻是個膽小鬼的過去。 (緣壽評論:有種童貞臭...)兩人開始談未來,延伸到要幾個小孩...

--上位--

艾莉卡抱怨事件怎麼一直沒發生,而且顯然不喜歡愛這個字眼。

--傭人房--

紗音帶著戒指進來閃瞎了其它人,所以源次為了視力保健先去休息了。紗音和嘉音各取出一片之前嘉音踩壞的別針。此時貝阿朵姐妹也在場,姐向妹妹解釋這別針算是殺必死,另外也談到靈鏡的作用。

--賓館1F--

熊澤提到靈鏡被打碎之事。艾莉卡卻提出諸多疑問像是東洋鏡怎麼打西洋鬼、且西方魔女應該不是怕蜘蛛而是把蜘蛛當成使魔才比較有可能。姐妹檔在附近聽到了就跑 去摸看看,只有姐受傷,妹不會。蠍子護符亦相同。

姐提出兩人互補理論,可惜合體失敗。

--未知--

受困,手上有齒印。想呼救卻發不出聲音。好不容易發現門練在門內側,一出去就脖子就被鎖鍊扣住,注意到「紅字」。一進門鎖上門脖子就解開,試著在房間內找可以作機關的道具,道具最後卻溶解掉了。

--賓館--

讓治在遊戲中大勝,嘉音完敗。嘉音找到機會和朱志相對談,兩人似乎有 教授吉他之事,嘉音突然問為什麼朱志香喜歡他卻馬上反悔問了,然後告訴朱志香他要從家具成為人類需要魔法。

--Ange--

菲薩利奴認為魔法可以解釋成身分地位,然而緣壽提出異議:紗音和讓治無論有沒有父母同意都會成婚,朱志香和嘉音近期內也沒有戀愛障礙,因此盲點在於「家具為什麼不能戀愛」。也質疑別針究竟是...

--花園--

姊妹探討魔法與魔力在什麼人身上才有效,相信即魔法。

-- 賓館--

嘉音將別針的一半拿給朱志相看,朱志香聽不懂,嘉音只說別針需要組合才能使用,而且僅限於實現一組情侶的戀情。

-- 上位--

貝阿朵妹準備餅乾給戰人,戰人卻不領情,熊澤生氣力挺妹妹。

--Ange--

緣壽不能理解戰人為什麼那麼重視以前的貝阿朵,把在書庫的貝阿朵拉出來問她幹嘛一直稱呼戰人為父親,討論到貝阿朵妹妹可能是戰人照自己喜歡的女性外型為基礎的產物,而妹妹也對戰人有盲目的戀愛感。

--上位--

戰人再現了許多人開始自言自語,最後終於承認了貝阿朵不會回來的事實,決定從純愛手札變成美少女夢工廠。

--試煉--

朱志香和讓治一同來到魔法側的愛情試煉場地。潔葩魯 (←沒什麼根據的亂翻譯)與芙蘿芙蘿 (←反正是中性惡魔)愛演戲的雙簧惡魔出場,大聲把貝阿朵叫出來,卻一口氣來兩個。總之雙簧表示由於別針損毀所以沒必要繼續契約,但他們決定來個大放送,願意提供愛的試煉。

朱志香不滿反而被耍著玩,倒是讓治馬上進入狀況。貝阿朵姐說妹妹也能參加,就膝哩胡塗的下場了。

-- 賓館--

艾莉卡在上位戰人巧妙安排下住在偏遠處且失去封印材料。艾莉卡在交談間向多拉諾坦承許多事:會吸菸、曾有個被背叛的失敗的戀情。

-- 屋外--

讓治告訴繪羽結婚決定,對於右代工與秀吉的事業沒有繼承之意,並和媽媽畫清界線。結果是:Eva Beatrice現形,利用讓治過去痛苦的記憶發動攻擊,讓治最後以踢記反擊,擊殺 Eva 並且招換出嘎普要它處理屍體。

此時也接露第一波試練內容:6人各殺1人。朱志香接著出擊。

--大屋--

霧江離開會議休息,遇到朱志香。原來是朱志香開隨機副本功能:遇到的第一個就打爆。不過由於心理建設不確實,朱志香決定先聊天後辦事。戀愛話題,討論人是否該賤踏他人取得幸福。(插曲:緣壽曾在整理遺物發現霧江有一本滿滿的對明日夢詛咒的記錄)

霧江談論自己的過去,她和留弗夫是在辦派對時認識,後來發展出關係。留弗夫花心,但卻對霧江的才智另眼 相看,彼此也注意到都擁有相當不錯的商業頭腦。霧江成為留弗夫的一號助手後就開始斬桃花,而她的精明也讓留弗夫有時很難忍受。結果明日夢登場,靠著溫柔與率先公布懷孕消息NTR留弗夫,霧江只能把希望寄望在自己的兒子比明日夢的更好,但是流產後夢破滅,所以他長久以來都對戰人抱有負面情感。

總之霧江要朱志香好好把握,別像她陷入18年的地獄才找到一個奇蹟:「明日夢之死並不是奇蹟,因為她即使沒死我也會殺死她,奇蹟的是我不用弄髒自己的手這件 事。」這句話話讓朱志香決定了殺霧江。

結果偷襲被閃過,霧江回她說這是因為看到妳出現之後我考慮了數個可能性,你來殺我這件事也在考慮的事項中,不過霧江還是被朱志香的破壞力嚇到。結果霧江前一秒還在絕體絕命,下一秒馬上雷維阿坦就來助陣,但攻擊只有第一次有效,因此霧江在雷維阿坦的幫助 下躲進了自己構築的密室,用自己超級加速的能力輕鬆的頂住門,但是在最後一刻被朱志香發動「密室殺人」而死。

剩下的試煉參與者同時舉手。

--大屋--

樓座獨處,嘉音出現,談到樓座當保證人的傢伙就是那個始亂終棄的男人。樓座很後悔當初沒阻止對方出國,是自己該戰不戰而敗。

嘉音偷襲,樓座在沒有意識到自己被殺死的狀況下死在自己小時候最喜歡的沙發上。真理亞此時卻闖進來,發現媽媽已死而爆走變身成 Maria。嘉音的武裝被櫻太郎以外交官特權解除,同時房間也被Maria封印。紗音及時支援,在不違反「不得對準真理亞攻擊」的條件下以護盾將 Maria壓潰散。

--夏妃房間--

夏妃正拿出靈鏡回憶往事,貝阿朵妹就闖進來,以「19年前企圖殺害的嬰兒說不定是現今的戰人」為理由企圖殺死夏妃,卻被靈鏡陣住,幸好路西法亂入砍碎鏡子,可是因為試煉要求必須要參與者親手擊殺所以路西法無法干涉夏妃逃亡。就在夏妃即將逃走之際,戰人亂入命令路西法擊殺夏妃。潔葩魯與芙蘿芙蘿的解釋為因為這是愛人之間的幫助所以OK。

戰人也參加,並且已經完成擊殺目標。

-- 緣壽--

八城十八談到此一安排乃刻意呼應第一晚六殺,繼續以愛還有視點為題作討論。

--上位--

本次艾莉卡將挑戰不作偵探宣言,結果她一說兩大魔女馬上讓她沒退路。

--賓館--

由於上次殺人在賓館,所以艾莉卡馬上直衝大屋,確認了六名死者。

由於艾莉卡不具有偵探身分,所以她得一直跑著看各大現場。

--上位--

拉姆答透露此乃錯覺事件。

--大屋--

活著的大人 (幾乎全為男性,人妻羅莉全滅) 確認了每具屍體皆為密室狀態,留弗夫突然對於戰人陳屍於客房感到詭異,鄉田為值班但表示不知情,秀吉和留弗夫質疑為什麼親 族會議只有一人在大屋值班。

艾莉卡趁機會以話術掌控主權。提出內部犯可能,尤其傭人最可疑,因為:現場無掙扎、而且樓座與真理亞皆死代表有可能為複數嫌疑犯,且樓座不可能讓外人接近真理亞。現場全用鎖鍊有可能是為了降低人們連想到鑰匙。艾莉卡在此刻意誤導殘存大人把矛頭指向傭人。

-- 上位--

貝阿朵妹問戰人在魔女側下棋的感想,戰人比想像中累,同時相信貝阿朵妹身上寄宿著奇蹟的種子。

另一方面,艾莉卡報告進度,結果就是缺乏偵探宣言下,推理有限。然後就是艾莉卡被狂罵,於是無能跑出來給殺必死,允許艾莉卡封印三個房間。結果就是北風太陽作戰的改版。(但是很有趣的,儘管艾莉卡是演戲,但我認為她在道別時希望如果戰敗時敗到一點灰塵都不剩這點...應該不是假話。希望我沒會錯意。)




-- 試煉--

第二回合,三組戀人互殺,只要同組一個死亡算失敗,結果成三足鼎立沒人敢先動。

--大屋--

生存者在2F分成2房間,艾莉卡藉口調查電話是否真的壞掉而溜出去。一出門就狂貼封印封住了兩個房間。

戰人對於此時艾莉卡的行動有不安感, 所以決定採取攻擊。結果就是艾莉卡撿到信封。結果艾莉卡才透露第三個封印是封印在戰人死的客房門口。戰人因有邏輯錯誤的瑕疵陷入劣勢。

--Ange--

緣壽與菲薩利奴談論魔法。大抵分兩種,一為類似謊言的存在,二為伴隨著結果。

--未知--

想起自己是戰人,而且所剩時間不 多。

--1F客房、上位--

艾莉卡確認封印無損,刻意不開燈跑進去,在上位世界談條件,似乎想來場正經的對轟。總之之後確認床上無人,浴室被固定住,開了門後熱水臨頭,內無人。艾莉卡故意留著衣櫃,宣稱將要兩步將死。戰人紅字不在,被將軍,因為艾莉卡封印住這房間時選的是「內部的門鍊」所以可以反覆的使房間成為密室。戰人險中求活承認鎖鍊有效,拉姆答苦勸戰人別硬拼,要不然邏輯錯誤將會萬劫不復,戰人堅持。(我一直覺得, 拉姆答被漂白的好白好白,或者該說她是目前魔女側出現最善良的傢伙?)

艾莉卡申請提出邏輯錯誤。

拉姆答為公正人,最後裁決邏輯正常,結果在提出解說時,被多拉諾紅字砍翻。

因為戰人的邏輯建構在其他五人有人假死,並且趁艾莉卡有空隙時救援戰人,然而古戶艾莉卡卻事先已經將那五人徹底的「斬首殺死」,而且「每個人在被斬首時其實都活著只是在裝死」。古戶艾莉卡不具備偵探身分,所以可以殺人。

因此,戰人邏輯錯誤,永遠的困死在密室中,不得與他人交談。

拉姆答在離去前提到自己也曾經被困在這樣的地獄中,被貝阿朵妹攔下來,懇求給予指點,甚至發誓了絕對要救出戰人,拉姆答則認同了她,給她「只要堅持這項絕對就有希望」(恩,真的拉姆答被洗的白白亮亮,從開始的喜怒不定又殘忍變成有氣度的大好人...相比起顏藝、膠帶、沒品來說還真是一股清流...)

--試煉--

戰人無法到場,妹妹自動敗。成為見證人,和姐姐商量救人。

--緣壽--

緣壽表示無法理解戰人下這步棋的意義。八城十八要緣壽思考戰人脫身的方法,緣壽發現原稿剩下幾張故事還有一半,八城十八拿出下半部,卻要緣壽仔細思考才給她看。




--聖堂--

艾莉卡在聖堂遇到拉姆答,故意談到拉姆答被困的過去,拉姆答沒啥反應,反倒是提出了貝倫也曾經陷入過類似的地獄。貝倫也曾經在身為棋子時卡在邏輯錯誤這類的處境,似乎原本貝倫的主人是個更可怕的GM,困住貝倫的起因是無限猿定理:無限的猴子給予無限的打字機與無限的時間,就有機率出現打出一篇完整意義文章的猴子;而貝倫的最初就是是按著打字機的黑貓,在無止盡的嘗試下終於打出「奇蹟」這兩個字。

艾莉卡似乎決定脫離控制,在和拉姆答對話時不見下風,貝倫來到,對於艾莉卡探聽自己的過去不爽,還帶了戰人作為賀禮。

--試煉--

潔葩魯和芙蘿芙蘿談到戰人要結婚了,姐妹檔震~怒~,姐姐要求雙簧惡魔幫忙,雙簧惡魔故意非常迂迴的暗示方法,妹妹也只能領悟到一點點。

接下來,殘存4人決定紗音對嘉音,武器乃一發斃命的魔法彈。

雙簧惡魔用「19」作為因緣的數字,同時也提示此為此世界真正領主的年齡。

「為何出生」「出生時死 掉就好了」「因為父親的罪」「是啊,所以他去死吧,大家都去死吧」「就快了,然後又會在復活後重逢吧」

1986. 10. 5 命運之日

「「不要再妨礙彼此了!」」





--聖堂逼婚--

羅諾威和瓦爾基莉商量救人,多拉諾剛好在附近, 嘎普來踢館,提出從窗戶逃脫,不過被砍翻,還被以非常公務員的口吻拒絕進一步交戰,嘎普被 (拖 。

--Ange--

緣壽顯然對公務員太極拳沒好感。提問為什麼嘎普的推論沒受到正面回應,菲薩利奴回答那是因為這關係到貝阿朵的心臟。

--聖堂逼婚--

新郎新娘入場,結果絕對和奇蹟都賭貝阿朵會來搶老公。

交換戒指開始,可以看到M一但遇到更M的對象會有多S。

--試煉--

貝阿朵妹無法理解為什麼不能兩對情侶同時得到幸福,雙簧回答那是因為家具不是完整的人。這邊廂姐弟開始交戰嘉音先開槍未擊中,所以體當衝擊讓兩人都掉槍然後賭自己撿到紗音的槍,很遺憾失敗。在2F房間的嘉音頭部也出現傷口死去。嘉音與被阿朵妹開始失去形體。妹妹在逐漸消逝中向姐姐自白其實自己並不知道為什麼 會喜歡戰人...她只是為了喜歡他而出生。

--回憶--

戰人跟某人談及自己喜歡的類型,和朱志香相處得相當愉快(?)

-- 未知--

貝阿朵留下的遺願傳達到了貝阿朵妹,她是依照戰人的喜好而出生的,要她代替它去愛戰人。

--2F--

嘉音的身體化為碎片飄散。其它目擊者完全不敢相信。

--屋外--

嘉音的靈魂和貝阿朵妹的靈魂在對談,貝阿朵妹煩惱該如何救 人,嘉音卻說都是幽靈了還怕密室?嘉音同意幫忙救出戰人,對於貝阿朵妹想前想後的不以為然:魔女不需要抱頭想解答!

貝阿朵妹覺醒,連用詞都變成妾身了。

--逼婚聖堂--

拉姆答收到一封片翼信,馬上露出覺得很有趣的表情。謝斯塔姐妹建議強化戒備,被拉姆達刻意漫不經心的帶過,禁止使用他們紅色彈頭。另一邊七姐妹開始討論嘉音的失蹤,羅諾威、瓦爾基莉、嘎普也收到風聲,各自策劃。

多拉諾眉頭一皺,感覺案情很單純,有人要劫新郎,要艾莉卡躲好卻被拒絕。

然後是貝阿朵愉快的登場,很顯然雖然覺醒了,但是要恢復到往昔的沒品還是有困難。總之就是假祝賀之名行搶夫之實,在多人的幫忙下逼近到艾莉卡前,並且高明的以「要求決鬥」來避免被對手海掉。艾莉卡身為偵探當然自尊上難以拒絕挑戰, 結果決鬥就變成以紅色或藍色真實裝填魔法槍互擊。

--大屋--

嘉音猛衝往戰人的客房,邊跑邊回憶和金藏、長男一家還有其它傭人的相處情形。嘉音稱呼源次為父親,有恩情也有憎恨;熊澤為母親...

終於衝到客房,把戰人救了出來,並且願意代替戰人留在這個密室「這是我欠你的」把戰人送走之後,爬進了衣櫃,象徵著此一錯誤邏輯被修復「這是我欠貝阿朵的」,接著嘉音化為粉塵消失在衣櫃中。

--聖堂--

艾莉卡和貝阿朵開始決鬥,第一次交鋒槍被打掉,得到了「救出戰人的是嘉音」。第二次以密室交鋒時,察覺到了貝阿朵可能設下的邏輯陷阱,認為嘉音必定是藏在床或衣櫃中,結果貝阿朵以紅字提出嘉音不在房中,艾莉卡決定性敗北。戰人也恢復了神智,當場直接摟摟抱抱放閃光。

儘管身受重傷將死,艾莉卡仍拼進全身力氣站起,自稱不再是棋子了。多拉諾幫不上忙在著急,拉姆答卻要他以一個朋友此時唯一能做的就是看到完結要他安靜。接著就是堅持一個惡役該作的事,最後的華麗的自我介紹結束之後,在戰貝的槍下永遠的消散。

古戶艾莉卡最後的TIPS是:

從遊艇掉落後下落不明,她的失蹤事故隨後被六軒島爆發事件掩蓋而為人遺忘,她的遺族主張古戶艾莉卡可能飄到了六軒島捲入了事故,可是島上遺留的物品並沒有她曾經存在的證據。




--------
  茶會
--------

恭喜結婚~順便復活 所有人~達成所有戀情~

--緣壽--

讀完了故事,八城十八表示還打算繼續寫故事,緣壽則仍期待著奇蹟。

天草跑去打電話。

離開前緣壽質問故事中的菲薩利奴是不是八城十八。

天草在電話中向小此木報告狀況,「明天要去新島」,天草知道霞正在追他們,而且對天草來說可以輕鬆應付。

另一件任務被天草含糊帶過,小此木順便問天草有沒有跟緣壽發生關係,天草表示對緣壽這種小ㄚ頭沒興趣。

----------
  裡茶會
----------

貝倫被誘拐,跟著黑貓的血足跡走,結果遇到了菲薩利奴。

很顯然貝倫對此人沒好感,因為曾身為此人的棋子。

菲薩利奴表示自己已經徹底的破解了所有的棋盤,但是有一件事他還沒作,那就是看著如果貝倫這個從旁觀者到破解者都有參予者的存在,變成了GM會怎樣。貝倫同意,和菲薩利奴異口同聲說自己是怪物同仕。



---------
寫在最後
---------


個人意見:總覺得這次的主題滿滿的都是愛,看得我眼睛很花。

古戶艾莉卡的演出真是激歡樂啊,脫下偵探權力外衣的她是個相當有魅力的腳色呢,或者該說,正因為不再是「偵探」而是個「人」,所以更加的凸顯這角色的有趣嗎?。可以傲慢無禮、狂氣四溢、尖酸刻薄、陰險狡滑;也可以馬上拉低身段、淚眼盈眶、鼻涕眼淚一大把;從自大到屈辱僅有一線之隔,攻與受同時都非常強烈的性格,讓人不知道該踹一腳還是摸摸頭的扭曲羞恥表情......比起EP5的給人的厭惡,我非常喜歡EP6的她。

直到最後都非常惡役的她,實在是...蠻有魅力的。

創作者介紹

Where does THAT ocean go?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