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men_2.jpg

 

 

最近幾天正在努力把一些之前沒時間去看的電影補完,其中這部守護者 ( Watchmen ) 雖說很久之前就已經出了,同學、社團朋友也極力推薦,不過那時候忙著玩電動就把衝電影院的念頭擺在一邊了。

 

 

個人感覺,守護者是少數近期內能把英雄也同樣身為人所必然有的渾沌面表達的這麼徹底 的作品。他們有自己的慾望、有自己的理想信條......同樣的也有著人格缺陷。甚至你可以這麼說:若不是有所恐懼有所怯懦,又何必變裝去打擊犯罪呢?

小小淺見,我認為守護者作為一部電影是在談論三種相輔相成又相對立的價值觀:「誠實」,「正義」,以及「正確」。

Comedian 作為開場就死去的英雄,存在感卻絲毫不遜色。他不是一個善良的人,卻是電影是中一個非常「誠實」的人。他忠於自己的慾望,漠視公理,變裝英雄的身分對他來說只是個行事方便的藉口。說來也有趣,在他眾多充滿諷刺的言語對話中,我最有印象的表現卻是他在酒吧中和 Dr. Manhattan 那段開槍殺人後,評論起 Dr. Manhattan 越來越不像人類時那種帶點諷刺帶點悲哀的語調。

Rorschach 對於「正義」的病態執著讓他可以毫不猶豫的執行私刑,卻也是眾英雄中唯一敢主張撕碎那所謂善意的謊言。在變裝英雄違法的年代,只有他獨自穿梭在暗巷中觸犯法令執行公理。他在監獄餐廳那段以低啞嗓音的怒吼實在可說是名場面,反覆看了幾次都覺得真的是魄力十足。深沉的憤怒不滿的憤怒燃燒的憤怒,這就是 Rorschach 在我心中的形象。我覺得他跟 Comedian 一樣,都是太過於了解社會與人類最骯髒最黑暗的一面,只不過後者玩弄污穢利用黑暗,而前者起身對抗至死方休。

Ozymandias 取自一個法老王的典故,印象中英國文學課也有談到有首關於這個法老的詩 ( 事實上,這好像還是我的這小組的報告題材 ) 儘管諸多細節早已遺忘,但我仍記得那首詩是談到有關於法老王那自認凌駕諸神的傲慢,配上電影裡的 Ozymandias 對於人類未來的操弄真是太合了。Ozy 也跟前面兩個人物一樣了解人類無法改變、永遠爭相爭鬥殘殺的缺點,所以他採取了既不同流合污也不直接對抗,而是更為宏觀的作法......他在電影中不正義也不誠實,可是卻是最「正確」的人:犧牲少數,挽救多數。你可以指責他的傲慢,卻也很難否認他的成效確實是十分驚人。




一些簡單的遲來心得。

有點可惜自己太晚看到這部影片了。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