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文本:http://zeropunctuation.wikia.com/wiki/Wolfenstein:_The_New_Order

本次翻譯主題:『德軍總部:新秩序』 

話說遊戲業界到底為什麼要折磨未來的歷史學家?難道就因為那些未來人從來沒有真的穿越到現在送給我們噴射飛行背包嘛?這可還真是理直氣壯啊。不過呢我們這一代人還是不停的給遊戲取一些絕對會讓未來負責系統歸檔的人抓狂的名字。像是上一款德軍總部系列作上市的時候,他的名字就只有『Wolfenstein』 (註:中文名德軍總部:黑曜陰謀),是一款爛到讓我不得不用打油詩的方式來寫評論以免我先把自己的手掌啃斷的遊戲。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如果那時後我認為德軍總部:黑曜陰謀是射擊遊戲界的經典爛作,我當年肯定是太過於缺乏想像力,畢竟那時還沒有現代戰爭系列這種一路刷下限直到劇情陷入一個沒有納粹太空巫師只有無意義暴力的深坑。像這種毫無自覺的粉廚廢渣遊戲根本是背叛了某些至今仍懷抱著醜惡被害妄想症的人的期待,相對來說有納粹太空巫師的遊戲恰恰反映了我們早已克服那些納粹混蛋帶來的陰影變的能夠毫無負擔的轟斷他們四肢再抓起來幹也不會覺得有啥不妥。

所以這款『德軍總部:新秩序』鐵定能讓歸檔的人更愉快。那下一款要叫啥?微新秩序?

這個系列作已經從二戰秘史衍生成了一個平行世界,當然這個設定變化也在遊戲一開始1946年全世界做最後的掙扎只為阻止納粹勝利有被提到,顯然納粹那邊的電子龐克巫師發明的新技術提醒了德國人記得要多帶幾件毛衣到俄國戰線去。我們的主角 William J. Blazkowicz (話說我注意到這遊戲裡只剩下一些人還叫他BJ,我想他大概也受夠了每次都被人錯當成沖澡時的某項指示) 錯失了宰掉納粹太空巫師的機會腦袋還插了一塊銳利碎片彷彿澤西牛奶糖夾心部份鬆脫一樣。在波蘭療養院中待了十四年努力靠著思考想把碎片擠出腦袋後 (這過了十四年是屬於那種沒有半個人變老的那種過法,原因就不提了),他又再度回鍋一手拿機關槍另一手抱著因為一直幫他擦屁股這種浪漫情結而愛上他的小護士來痛宰納粹的日子。

德軍總部:新秩序令人驚訝的確實抓住故事的賣點。納粹這題材的好處就是根本不必考慮洗白的部分。這遊戲會這麼問:「嘿,這傢伙是個納粹,要不要把他淹死在他自己的尿裡啊?」然後我會這麼回答:「不好意思你剛說了啥?我正忙著把這個納粹淹死在他自己的尿裡。」不過除了上述狀況,本作可是在提醒玩家納粹有多雜碎上下了工夫。我們一開始就能看到納粹闖入病房射殺整個房間的病人直到我們抄起刀子捅進他兩腿之間的「生存空間」,另外本作的主要惡役只要笑笑的跟你玩紙牌遊戲就能輕鬆無上限的刷玩家仇恨值。

同時呢,差不多所有英勇的反抗組織成員都有著不同個性並且各自有著常見的人格缺陷或引人同情的地方。我曾經在整個反抗軍總部晃來晃去玩起「猜猜誰最後一定會搞背叛」的遊戲,但之後我發現每次的衝突底下都隱藏著眾人那種舉世皆濁我獨清的挫折。就連我們的大隻佬主角,儘管他整款遊戲都用那種老頑固腔調碎碎念,而且每次切入劇情畫面中有傷亡場景多半都是由他來硬扛把別人的攻擊當撞到蝴蝶,但他在面對這種彷彿身處潮濕的森林中而周遭潛藏著拿有裝滿洨的水槍的德仔還得竭力點燃最後一絲希望的餘燼的狀況時,也是會顯露出疲倦無力的一面。

不過我對於反抗軍的目標還是有所批判。他們好像就只是想痛揍納粹太空巫師屁股,可是這時納粹已經征服全世界。他們早就贏了。他們早就把該竄改的歷史寫完了還把上面有逆卍字小圖案的襪子高高掛好。我不認為他們會因為我宰了那詭異老頭就覺得該見好就收而把世界還給我們。

我覺得這劇情有點秘境探險3的味道因為開發組似乎故意把劇情鎖死在模糊的「殺掉那個陰陽怪氣的納粹太空老巫師」這個結局然後中間的部分則用各種酷炫插曲硬塞進去,最後才開始思考要怎麼安排整個故事無縫接軌。其中一個明顯的案例就是有一回BJ靠著刺激的海底行動劫走了德國U艇後,卻發現上面裝的核彈需要發設碼,然後發設碼居然因為神秘的原因居然存放在納粹月球秘密基地!大概是因為這種東西從來不需要放在手邊是吧?至於美國總統那種用手銬銬在手上大概是因為他老兄喜歡裝飾配件對吧!

我想你大概也了解到,當劇情安排成這樣,BJ基本上就是肌肉多了點的丁丁。遊戲機制呢就是你對壞人開槍然後壞人也對你開槍。當然另外有一套標準化的潛行機制,不是用那把打偏四分之一英寸就會讓你美好的一天化為烏有的滅音手槍,要不就是用即使戳到左半屁股也能秒殺敵人的飛刀。不過上述機制顯然彼此運作良好故不評論。

我覺得有趣的是每一關居然還有地圖,要知道這種直接抄家伙上的射擊遊戲近年來有地圖者可說是少之又少畢竟現在引導玩家完成任務的趨勢已經演變成把玩家扔在一條走廊上,上頭還掛著聖誕樹裝飾燈以免玩家被過度裝飾的滑雪板給分心。相比起來,本作可是有著多重路線以及隱藏區域來獎勵肯探險的人。這遊戲算是融合了幾個老派關卡型射擊遊戲的優點與近年來流行的歷史重演活動,我想多半是靠著把那些大公司因為財務理由而扼殺的點子回收而成吧。

我對於遊戲一開始你就得藉由選擇救哪個人來決定未來誰會出現在反抗軍總部,同時影響到你接下來會神奇的只能解鎖哪一類技能這種分歧路線安排有點不能接受。我實在不想玩同一款遊戲兩次只為了不錯過一些對最終結局毫無影響的小細節。說到這點就讓我想到那款惡名昭彰:第二之子實在有夠不知羞恥。

不過到最後,我倒是挺驚訝我相當喜歡這款『德軍總部:新秩序。』在我心中我把他跟全面對抗3 (Resistance 3) 與超世紀戰警 (The Chronicles of Riddick: Escape From Butcher Bay) (不過我現在已經開始在提到後者時把 "The Chronicles of Riddick" 省去因為我實在不希望這標題繼續被用在其他糞作上) 並列為那種雖然沒有創新,但能巧妙結合現有遊戲要素同時靠著惡漢小說的風格將薄弱的劇情帶出完整而又有張力起伏的高水準射擊遊戲,這些就是我能想到的意見了,不過為了緬懷過去的美好時光在下獻上打油詩:

With the Wolfenstein series updated

It's straight forward enough I can't hate it.

But the goodies I root

And the baddies I shoot

And their corpses I leave desecrated!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