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翻譯主題為GTA 5 (Grand Theft Auto,台灣翻譯為俠盜獵車手 5)

沒辦法永遠不去理會這遊戲,對吧?至少在我住的這座爛城市不行!整個地方都被廣告與海報像包禮物一樣的滿滿掩蓋,他們甚至比穿著汗衫與伴侶互相當成0號整天攻守互換的基佬還多。我不得不去墨爾本一趟,而我本來因為不用再看到這些廣告而稍為感到放鬆結果一列電車上面像是才全速衝過EB電玩展似的貼滿這遊戲的標誌從我身邊經過。

不過你知道我注意到什麼了嗎?很多我看到的海報都只有其中一個人物的頭與肩膀,根本不像是在推銷遊戲或是突顯遊戲內容,因為遊戲發行商知道底下的標題就是玩家所需要的東西。「各位觀眾請注意!」他們大動作的把喝水槽上的布幕掀掉然後在豬仔們瘋狂的邊咆嘯邊湧近時往後一跳。嘿,我終於知道你想表達什麼了,『失憶症』。

因此GTA5,GTA系列的第五作,在一代、二代、三代、罪惡城市、聖安地列斯、四代、血戰唐人街以及其他作品之後登場,算數可真不是Rockstar(製作公司)的強項啊。GTA4呢,是一款教導全世界冥頑不靈的現實主義者以及悲劇型罪犯劇還是在市場上有一席之地的遊戲,當然那可不是個能讓你把死掉的妓女在路邊堆成斜坡再把車開上去起跳讓自己撞成一團火球的地方。我知道你們立志要寫一個有點複雜的故事,Rockstar,而那些自私的只想用你們做的遊戲取樂的玩家一定讓你們感到很挫折,但當你們開玩笑的拿「Tw@」當作一間網咖的名稱時這一切看來根本就是你們自找的。

GTA5狡猾的一直在三個人物間切換視點就是賭你們至少會喜歡其中一個,但就我來看這根本是賭徒謬誤,因為扔出三個硬幣結果全都數字向上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或者呢,也有可能兩個數字朝上第三個砸到你養的狗的屁股讓牠得大腸癌。富蘭克林大概是最接近主角型主角的人物,因為他的所作所為就是GTA系列中標準的吐槽役,他會對每個總是亂搞並且認為隨意射殺街上路人就是完成暗殺命令最好方法的怪咖氣到翻白眼,但仍會乖乖聽從這些人的指示就像有著被動攻擊性人格的丈夫。相對來說,麥可就是有著攻擊性人格的老公從搶銀行業中金盆洗手只為了多花點時間對自己的家人大吼大叫與砸爛東西。接著還有崔佛,似乎就是為了突顯一個GTA玩家的標準行為模式也就是說他是個不愛乾淨、毫無道德感的神經病天生的可愛程度大概就跟一頭窩在衛生局檢查前一小時的妓院廚房中大小便失禁的蜜貛一樣。

但我最大的抱怨在於上述三個角色都不討人喜歡,至於原因呢,你也知道咩,絕對不是因為他們會殺人還會拉屎;就連老天也知道我沒辦法譴責這檔事,或至少在我把地下室清乾淨之前也不能指責這點。純粹只是因為這些人物設定太膚淺而且缺乏連貫性,或許也可以反映出負責撰寫他們對話內容的人多到足以噎死沙蟲的事實。富蘭克林就是個愛抱怨的傢伙,而當麥可了解到不義之財沒辦法帶給他更多快樂後他想出的合理解決辦法居然是去弄到更多的不義之財!而到了最後,我們有了組隊任務,這可是自從上回我們得帶著一個肥佬去約會卻根本沒辦法讓人興奮之後新添增的遊戲要素。而且這概念也還不錯,在猴戲開始前你會做一些計畫與偵查還有隱藏交通工具的動作。呃,我雖然說是「計畫」啦,但是你所做的「計畫」實際上就跟禮拜天在一條直線道路上開車是一樣的道理,因為呢,就跟其他的任務一樣,它們也與近年來逐步增加的沙盒遊戲一樣產生荒謬的結果:在任務之外是完全的自由,但當任務開始後,就跟那些得百分百遵照指示的模擬遊戲一樣,會莫名其妙的判定你失敗只因為你開錯車或是離指定地點多開了兩尺,於是這款遊戲就讓你開始感到這個世界是不是有毛病。任務的內容決定於你選了哪兩條已經預先規劃好的旅遊動線,以及你打算帶哪些成員。當你使用他們時他們的能力值也會增長,但是既然他們每個人在整款遊戲中的組隊任務都只能總共使用兩次,這要素實在沒啥意義。主角也會有RPG式的數值成長但歸根究柢也是沒屁用,加強飛行能力前後差別在於飛機操作起來像是翅膀兩端各卡著一個相撲選手的屁股,或是操作起來像是那些相撲選手頂著稍微符合氣動原理的帽子。

我懷疑這些機制都是為了接下來即將登場的GTA Online作準備,你們可真是老奸巨猾啊,Rockstar,居然把所有的解鎖項目都扣著不釋出想要先等我完成這份評論不再繼續幫拉屎中的遊戲作廉價吹簫服務。嘿,現在看看誰才是耍蠢的那邊啊?我才剛搬家而且網路也還沒接上!我敢賭你們現在一定覺得自己是笨蛋!我們好像從飛機的話題上離題了一會,所以說我為什麼要在一個劇情任務中操作並降落一架飛機以後才進入飛行教學模式?是機翼上的那些相撲選手對我的表現不滿,還是說這遊戲內容編排根本就是一團亂?而且這也不是我當初評論黑街聖徒4提到的那種「馬鈴薯沙拉」那種亂法,而是那種充滿著彼此毫無關聯偏偏又缺乏適當介紹教學的要素的亂法。有許多的故事支線,但卻缺乏夠有力的主題。大部分都是「某甲不知怎麼的惹了某乙幫派,然後就打退他們結果一段時間後某甲拍了一下自己腦袋說『欸我想起來了,我宰過他們的人咩,所以我們去把哪些膽敢當抓耙仔的全宰了再跟他們的老婆一邊洗澡一邊來個幾發!』」

嗯,為了安撫那些會在不懼怕惡勢力的遊戲評論者的庭院中放火燒十字架示威的愛好和平人士,我絕對不會說這遊戲不好玩。這遊戲確實給自己掙回了點面子,而且通常也不會像一條又老又胖的牧羊犬倒頭睡在遊戲物理引擎上。我對它重新引入了可購買的資產這點略有稱讚,而且至少這些東西會解鎖更多的任務與遊戲內容所以比起其他沙盒遊戲會沐浴在一堆無用的財富中來的有道理。這部作品中並沒有夠多讓我覺到「哇靠,誰能想到這居然有梗?」的地方,就像前作那個約會橋段一樣。但回過頭來,這遊戲也沒有一個地方讓我覺得是「哇靠,誰能想到這梗可以這樣玩?我真忍不住想親親那個想出這點子的傢伙的大肥臉」的內容。整體來說沒有能讓我覺得興奮的地方,能讓我指著說這正是這遊戲的賣點;其結果就只是一堆人做著一堆事,當然我也承認這個吐槽點很弱;第二次世界大戰也可以說成是「一堆人做一堆事」,但是當你的腿被炸斷時至少讓你下一封寄回家的信有東西可以寫:

 

「親愛的母親大人:

    還記得我的舞蹈老師曾說我這人腳動起來很不靈活嗎?

    嗯,我想我找到某個方法平衡這個問題了。

 

    註: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Where does THAT ocean go?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