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zeropunctuation.wikia.com/wiki/ZombiU
文本

本次翻譯的主題是ZombiU,台灣方面應該是翻譯成殭屍U。我原本想把TOP 2012先翻譯出來,不過最後還是決定照影片發佈順序。

提醒各位由於翻譯使用的文本是源自於網路上愛好者自行創建的WIKI,加上這系列影片的作者Ben "Yahtzee" Croshaw用的某些梗很隱晦艱澀,而且常常會用同音字配上畫面,因此譯者只能盡量在不失去原義下將內容翻譯出來,同時將髒話量盡量減低。有覺得不妥的部分也歡迎指教。

--------------------------------------------------

我想我搞清楚任天堂在玩什麼策略了。他們可是在放長線釣大魚啊。具體來說就是靠著把每新一代的產品都弄得稍為比前代爛一點來讓玩家回憶起來都覺得任天堂總是能做出好東西。WiiMote用起來就像塞在保險套中的仙女棒外面再包上一層泡泡布,但它至少不是那個有托盤大小的遙控器得用單手撐著好讓另一手使用觸控螢幕結果會如同太久沒談戀愛一樣讓你的手腕承受重擔。

所以我買了一台Wii U,而就像最近任天堂的其它產品,開機過程讓你覺得好像加入了某個邪教,總是播放著會在搭乘那些使用美沙酮的勒戒診所的電梯中聽到的音樂而一群Mii (Wii的自訂角色) 盯著你活像在說「來加入我們吧,主人就快回家囉。」而且我還得他●的把電視調成靜音因為更新的過程持續傳出的音樂聲就好像在對我偷偷催眠暗示一樣──而且還是用電鑽。

我幫Wii U設計了一個有趣的罰酒遊戲:每次當手持搖控器上的螢幕能造成如果同樣放在電視大螢幕上會達不到同樣效果的話就乾一杯,這絕對是最棒的罰酒遊戲因為你絕對可以合法的開車回家!喔,不過他們這麼說:「但你可以在別人想用電視的時候把搖控器拿走繼續玩呀。」但在這種場合我寧願像過去一樣要那些想用電視的人滾蛋。任天堂為什麼這麼害怕我家這台大電視?他們終於勉為其難的讓Wii能夠支援HD螢幕但卻希望我們能夠抓緊機會遠離那台龐大黑沉的機器好像裡頭其實是隻憂鬱的大猩猩撐著電視螢幕。(註:此梗源自『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教你擺脫六大錯覺的操縱』) 我知道那看起來很像2001太空漫遊的黑石碑不過如果仔細看完整部電影的話會發現其實那是友善的外星人裝置。

但我們在主機上扯太久了,來談談遊戲吧。在每個任天堂主機剛發售時併同發行的遊戲,都會有一個象徵「我們其實也有關注成年人遊戲市場,真的啦」的硬派類獨佔遊戲,上一款辦演這角色的是Red Steel (赤色鋼鐵),大蓋跟塞在威靈頓靴中的過期狗飼料差不多爛,而這次就是ZombiU。這名字取的真妙啊。這名字馬上讓我們可以理解:A. 這是一款殭屍遊戲。B. 這遊戲出在WiiU上,而最後是C. Ubisoft負責取名的部門最近或已經在裁員了。

但ZombiU的成果令人驚訝。你實在很難對一款剛開賣的須連線遊戲主機上的硬派遊戲有什麼期待因為這時候通常只是平淡的市場調查來看看有沒有足夠的傻瓜會從只有日本停車場般狹小的舒適圈中移到另一個環境,一般還包括用花俏手段展示一下新硬體的性能就像情趣玩具的推銷員在家庭主婦前展現不同的震動速度。不過ZombiU超越了以上的範疇,不像那些晃著蛋蛋的動作射擊遊戲或是其他按摩乳頭的恐怖生存類遊戲而是向Dark Souls (黑暗靈魂)以及探索類遊戲看齊,最重要的是,玩家角色只要一死就永遠消失換成另一位路人甲被扔進同一關而且還兩手空空因為所有的裝備都在前一位已經變殭屍的傻瓜手上。每一個主角都有著隨機的外表姓名與職業,而當你花了數個小時扮演私人偵探札克丹佐之後卻因為犯了個蠢錯誤結果變成社區服務警察胖巴柏這點實在令人沮喪。這也讓你在極力避免犯錯的同時營造出緊張感。每次我碰到殭屍發動即死攻擊的時候,都會發出詭異的怪聲聽起來像是『我勒○※』或是『●◎!』。

這遊戲的場境設定在後殭屍時代的倫敦但是製作小組肯定不是倫敦人因為他們所有關於倫敦的知識看來都是從發給遊客用的傳單中來的。你會在遊戲中造訪白金漢宮以及倫敦塔,而是的,令人高興的是,你可以宰了那邊的倫敦塔守衛。這可是玩到掛清單的項目之一呢。故事是這樣的,當殭屍開始出沒的時候,每個人都希望英國王室釐清狀況,而不是求助於那些真的主持國家的人。我知道這對那些不是君主立憲國家來的人有點難懂,但實際上沒有人真的期待女王來作些什麼。她只是一個女王,而同時也有某些人喜歡宣稱他們自己是貓奴。聽起來或許很棒,但如果沒有人來把Whiskas牌貓飼料打開,那貓咪可就慘囉。

你扮演一個接一個龜縮在管線站的倒楣底層民眾收到一個自稱The Prepper的神秘訊息,或者更精確的發音應該是「T'Prepper ey ot me dooks poop get along doubt poob.」(英式發音饒舌,我真的不知道他說啥),而事情隨著你探索整座城市變得越來越複雜像是可能有逃出的機會或解藥,同時Prepper只希望你把自己鎖在某個放滿罐裝豆子的保險庫中直到你的後代子孫演化成某種習慣於放屁的物種。我確實喜歡恐怖生存類遊戲而這款的確在生存方面表現不錯且有些時候真的挺嚇人的,你更會對那些頂著毛絨絨高帽的傢伙感到恐懼。在氣氛安排的最好的場景有點像在玩Condemned (死囚)而某些細節也不錯像是得在殭屍環伺的狀況下打開背包時,人物會發出嗚咽,如同一隻小狗急著想尿尿可是他的主人卻毫不在意的反覆看著尼加拉瓜瀑布的影片。順帶一提,這正是遙控器上的觸控螢幕發揮用途的時候了。你可以很快的瞄一眼電視螢幕接著回頭浪費時間在你的物品欄上以避免殭屍躡手躡腳的想給你的前列腺來點新花樣,這可是在科技大躍進到發明Wii U之前作不到的事,除非我們過去曾有過像是...半透明UI的遊戲吧。喔對了,當使用瞄準鏡或類似的視覺裝置的時候,你得用手持遙控器上的螢幕去看,但你對過去那些瞄準畫面占據了整個電視螢幕的遊戲造成的困擾有任何印像嗎?不,我也沒有!但任天堂強迫我們使用這鳥東西,所以我們最好習慣照著作要不然可拿不到結局的那塊蛋糕。

但ZombiU的問題還是出在內容上。他的遊戲內容相當的短。雖然一開始相當的緊湊,但玩家馬上就可以了解面對單一殭屍的必勝法就是不停的揮舞著板球棒,或者換個我喜歡的叫法,威士頓之杖 (John Wisden 英國板球球員) 。而除此之外的一切場合,照明彈加上莫洛托夫雞尾酒 (燃燒瓶) 就能像有著空虛寂寞表情的白胖妞一樣瞬間清空整個房間,而至此遊戲也沒有什麼新花招了。是有一個帶著頭盔和另一個能夠擾亂你雷達的殭屍,不過這兩者都比不過你跟他們一直玩剪刀石頭布板球棒,而大概從一半開使我就只有因為忘記自己把地雷放在哪裡而死過一次。就過去經驗而言,當玩家開始覺得如魚得水的時候就代表遊戲該準備放出自殺炸彈孟加拉虎,結果我卻一直等不到這顆曲球。而Wii U的對應方式就是給玩家找麻煩,再加上讓遙控器的電池壽命短的像是Sega Game Gear與蜉蝣雜交的產物。充滿電,三個小時半,然後就沒電了,我是知道任天堂持續提醒玩家適當規律的休息,但這就像在按下同意鍵之前閱讀法律文件,沒有人真的指望你照作。大概是因為你們認為玩一個嚴肅遊戲三小時停一次恰到好處就如同在壅擠的電梯中偷聞女生的頭髮算的上男女交往的一壘。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