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http://zeropunctuation.wikia.com/wiki/Halo_4

本篇為翻譯Ben "Yahtzee" Croshaw的遊戲評論影片『零標點符號』,本次的主題為Halo 4 (最後一戰4)。按照慣例提醒各位此人是個嘴巴很賤,梗常常很冷僻難懂的一位評論家。接下來所有翻譯出來的內容不代表本人的意見,我唯一有更動的大概就只有某些比較不文雅的字眼,或是針對某些只看過文本不看影片就會看不懂得部分稍作調整,盡可能的讓暗喻或隱晦的內容讓所有人都能了解。同樣的,我也沒玩過Halo 4。

碎碎念一下,打到一半網路斷線,幸好有先保存一部分。


我為343 Industries感到難過,這家公司被拉過來做Halo只因為微軟需要有個能再次架起香檳酒塔的慶祝會而Bungie已經從地下室逃走了。當你熟悉的東西被另一個取代總是難以適應,不是嗎?這就像選出新的教宗一樣。「歐,抱歉,前任教宗總是喜歡在他的稀飯中加入金黃色的糖漿。」「喔,這沒什麼關係。我跟上一位教宗有共識,我會○祭壇上幫忙儀式的小男孩而他會要他們對這件事保持沉默。」不過呢,你不能否認343 Industries也很感謝這個機會。

Halo 4之所以在選舉日當天發售是邪惡的共和黨為了讓人們忙著寫這遊戲的FAQ而待在家裡的可笑伎倆之一,因為在遊戲的開頭與結尾都會有一小段來自遊戲開發者的陳諾與宣言:「喔~~感謝你願意玩我們的遊戲,喔~~英俊瀟灑的客人,我們絕對不會讓Halo 4像Doghouse (英國殭屍黑色幽默喜劇) 一樣欺騙你。稀哩咕嚕,馬屁馬屁。」這只是一款授權給你們制作的快過氣的射擊遊戲,343
Industries!你又不是他○的聯合國秘書長,別再把我當站在祭壇幫忙的小男孩了。 

總之,我們再度回到士官長的生命旅途,他是個無臉且缺乏社交技能的傻蛋同時還有一張專攻處理鳥事的後學士學位證照。在搞定了Halo 3那些我懶的去弄清楚到底發生啥的破事之後,他被單獨留在太空中飄浮僅有那位全裸的全息投影女士相伴。所以在打了整整四年的手槍之後他一覺驚醒發現自己闖進了敵人的艦隊之中接著就被拉進了一個神祕的星球而星盟先行者神風烈士普羅米修斯這些分開來我可以搞的懂意思的單字,結合起來卻完全令人摸不著頭緒。 

在玩Halo 3的時候,我就像身處在SM俱樂部的幼童軍,缺乏理解周遭正在發生什麼事的能力同時猶豫著該不該報警。所以我很高興Halo 4似乎把過去的故事一腳踢開從頭開始但玩到一半我又搞不清楚狀況了。從來沒有人願意把事情完整解釋給士官長先生聽。他在自己的生命中扮演的角色就是跑到下一個USB插槽把他用來自●用的全息軟體插進去讓她來執行「搞清楚到底是啥狀況.EXE」。而這又跟某個想殺光全人類的混蛋只有士官長是唯一可以阻止他的人只因他從諾頓魅影系統下載了「唯一能阻止他的人.DLL」有關連。 

所以這遊戲的劇情大綱都可以依稀聞到自己的屁臭味,但電玩遊戲的故事就像停車場,有很多層而且越靠近出口收費越貴。對話與人設水準總算顯示出點進步,而各角色除了精忠報國之外總算可以正常的展現出其他的情緒。另外一件大事大概是Cortana正好進入媚力衰退低潮並且在碎碎念與做一些人工智慧專家所謂的心理諮詢這兩個狀況之間交替,而這很明顯的對士官長會是個大問題因為他不知道要怎麼執行「搞清楚到底啥狀況.EXE」,他甚至沒辦法換掉自己的來電鈴聲。 

然後我們還有個可以合理認為自己未來必定仕途多舛的混蛋軍艦艦長只因為某人的寵物AI動不動就跑去對別人撒野以及另一個看起來更和善有著哀傷的眼眸以及娘砲髮型的凱文史貝西型角色。他倆都非常漂亮的被製作小組浪費了。真可惜這兩個角色都得繞著士官長轉儘管後者大概就要跟頂上反扣著水桶的圖騰柱一樣酷了。他總是讓我認為他是兩個製作人在爭執著到底要不要來一個無口的主角最後雙方各退一步的結果而現在他們得想出如何讓他看起來悲傷但又不用拿立可白在他面罩上畫出小水滴的方法。 

我想Halo 4的問題在於...該怎麼說呢?令人無感?你不能總是宣稱這是一款粉廚飯渣類的遊戲,因為他足夠多樣且關卡龐大開放可以讓你像這樣「最好把車子留在這,或許直接用它飆過整個關卡地圖會很有趣,但若沒那麼好玩中間有漏掉的部分也是挺可惜的,這地方是個以自然風景為主題的充氣城堡哩。」反關戰地風雲3會像把生麵團塞進廁所管線一樣把強迫你進入載具「滾進去!接下來你必須得在載具上一路順著軌道拖過10到15個預設好的場景就像迪士尼樂園裡邊它●的鬼屋一樣。」 

但Halo 4這方面沒有問題,只是玩起來就是覺得無聊!這讓我想起來我玩過的Space Hulk或過去某個你有一堆預製好的房間還得不停的點滑鼠好讓這些房間連起來完成一關的桌上遊戲。敵人的建築物都像漢堡連鎖店一樣時不時的長在地上而且都他○的太乾淨了吧。就像一堆磨平拋光後的樂高玩具黏在一起上面還有神秘的發光太空膠條。缺乏實感跟質感,這就跟在決勝時空戰區的玩具組裡面打仗一樣! 

然後還有一些Halo的戰鬥內容是我從未喜歡過的,就算沒有掩體系統也一樣。大部分的槍看起來跟拿起來都像是貼上了螢光棒的Super Soaker或Nerf生產的玩具而且聲音還真的做成PEW-PEW-PEW。然後你得在USB插槽到USB插槽間跟同樣一小群敵人對打而在正常難度下,你會因某人的惡意毫無預警的瞬間被打死,這多半是因為玩家在場上實在有太多發著光的拋射物得躲,其中的一半像鑽進光亮禮服的麻雀一樣消掉你的裝甲而另一半則會炸飛你的屁股裝甲就像跟某個壞壞的墨西哥人度過一晚。如果這是「戰鬥進化」,這鐵定是演化史上的死胡同,就跟頭他●的同性戀非洲猛獁象一樣! 

而你唯一可以幫343 Industries說的好話就是他們的確無法引發熱潮。看來麥可貝沒去幫他們,多半在忙著處理其他版權物吧。而且多半一手拍片令一手正忙著把滴著漆的畫筆塞進批評者的嘴裡。新武器是更閃亮的Fisher-Price牌玩具而敵人是兩個一模一樣發著光得要花很多子彈才能打死的白癡沙包那數不盡的孿生兄弟到了最終BOSS戰則是兩倍兩倍增加讓一切變得更美好。所以歡呼吧Halo粉絲們!你那過了12年頭已經陳舊卻自命不凡的遊戲注入了剛好夠的防腐劑讓它雖然行將就木卻還沒到兩腿一伸! 

單人遊戲該死的短。我們找到了上帝留下的最後一個USB槽─好吧,其實是最後兩個上帝留下的USB插槽因為既然已經做了一次,那當然值得多做幾次來拖台錢,用QTE打死壞蛋,欣賞過士官長的哀傷,好我們可以閃了。「不過別緊張,」這遊戲如是說「我把你剛剛經過卻毫無興趣的所有壯麗場景全部預存了下來所以可你永遠的在多人遊戲中享受重新安排地圖的樂趣。」

我想我明白了。劇情戰役模式就像IKEA的展示區而多人遊戲就是你帶回家組裝且得忍受成果的IKEA傢俱,而它們從來不像在店裡看上去的那麼好對吧?當它們在展示區精過小心的排列陳設與照明後絕不會在你吃玩美味的肉丸靠上去時搖晃。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