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zeropunctuation.wikia.com/wiki/Dishonored

會想翻譯這東西主要是因為最近幾天無聊在回頭回味別人翻譯過的零標點符號系列,無意間看到一句「最近好像都沒有人在翻譯這個」,於是想了一想,決定開始自發性的動工,當作練習也當作娛樂,有不精準之處還請各位多指教。當然,我知道大陸那邊也有人在翻這系列,不過我覺得有些東西自己看過原文之後會比較有趣,而且對方翻譯出來的用語有些時在看不太習慣。

當然這邊也要提醒,製作零標點符號的Ben "Yahtzee" Croshaw基本上是以嘴巴髒出名的。他在評論遊戲的時候往往毫不掩飾自己對於特定類型的好惡,對於以生殖器與各種汙穢物的譬喻往往毫不留情,而只要讓他抓到一點不滿意的缺點 (不論主觀或客觀的) ,他都會毫不猶豫的火力全開;有時候真的是擲地有聲、一語中的,但也常常會流於漫罵。今天翻譯的這部冤罪殺機還好,是他喜愛的類型,所以垃圾話真的少非常多。

但仍然必須聲明的是:不管他對接下來的遊戲發表了什麼意見,僅代表他個人立場,我所作的只有在把英文翻成中文之間對於太過低俗的詞句加入適當的緩衝。而且我甚至沒玩過這款遊戲...

--

「你知道我對電玩中什麼事有點反感嗎?無口的主角!這類型的主角在Call of Duty這類遊戲中還算有道理,因為總是有兩個以上的NPC叫囂著不要偷懶並且要你在戰爭中犯下更多的罪行因此一個會發表不同意見的主人公只會把事情弄得更複雜。但在另一個遊戲這只是顯的在踐踏別人家具摸走別人的銀器而被制止後只擺出副空洞的死人臉的主角是個混球。更詭異的是你那從不說半句話的主角有個廣為人知的名字所以他一定是偷偷開過金口作自我介紹,要不然就是因為他總是穿著在胸口上大大的印上自己的名字的衣服。

但如果他真的是穿著印有自己名字的衣服趴趴走,那我們怎麼知道在Half-Life中操控的主角真的是高登佛理曼而不是某個跟他借衣服的傢伙?那如果有對話選項出現的話該怎麼辦?難道我們得靠心靈感應傳送我們要說的話或是依據情況換上印有我們要選的「對話」的衣服?是的,我知道這種無口主角是為了方便我們代入這角色,但我卻不覺得有多投入這個人物,我是個傻子。(註: 原文是 I'm quite the bellend)

在「冤罪殺機」中。你扮演Corvo什麼的,被王室指定去當女皇跟她女兒的保鑣,而且女皇在五分鐘後就遇刺身亡讓人懷疑你是怎麼被選上的。無口的男主角在面對開頭這種場面時就遇上了沒辦法開口說「人不是我殺的」的悲劇最後只能逃亡,在之後碰到你的盟友開口要說「嘿,Corvo我們要送你去執行自殺式的任務如果沒意見就當你同意囉!」也沒辦法拒絕。

冤罪殺機是一個偏嚴肅、強調潛行的的刺客遊戲,場景設定在維多利亞時代的倫敦並且看起來活像一邊被殭屍入侵另一頭被合成人攻擊,在精神上沿襲Bioshock、Deus EX、以及Thief的大部分內容,也是一款你會發現儘管主角是個無口男但隨著主要角色時不時的轉頭對著他抱怨身邊的討厭鬼比診療發情期母刺蝟診所的接待員還多時增加了無限腦補主角性格的空間的電玩。

「人設」是今天的每日單字因為我喜歡潛行遊戲而且我喜歡這遊戲的潛行,但就像罷工中的海豚,不知怎麼的這遊戲就是對不到我的電波,最後我終於了解到那是因為遊戲裡充滿了裝錯管線的感情迴路的機器人的緣故。(棒讀)『嗨-Corvo,你-殺-那-小-子-真-有-效-率,現-在-你-要-再-去-殺-另-一-個,逼-逼,請-幫-我-的-鉸-鏈-上-愛-的-潤-滑-油。』在每次任務之間都得回保皇黨的總部還得被忍受這種紙板三明治般無味的的干擾扼殺了遊戲節奏,但即使在任務中遇到的敵人也是像 (棒讀)『我-們-是-非-常-邪-惡-的-守-衛,逼-逼,人-類-的-尊-嚴,哈-哈-真-幽-默,逼-逼,我-希-望-沒-人-用-匕-首-跟-我-脖-子-上-的-U-S-B-槽-連-接。』

這是一款人物的對話被設計的平鋪直敘如同Stravaganza系列城與城之間的大馬路而不是拿來好好發展人物深度的遊戲。對一個花功夫在場景建築設定、人物造型鮮明活像動畫作畫人員偷表他討厭的政客的作品,以我的看法來說實在有些浪費,就好像請Patrick Stewart(畢凱艦長的演員)來幫教師家長座談會簡報上個禮拜的注意事項。

但就像我說過的,我喜歡潛行遊戲而這正好是這遊戲的重點,冤罪殺機就結果而言還是值得猛豎起拇指低。如果不考慮既視感很重、疑似來自Bioshock的維多利亞工業時代蒸氣龐克風格納入考量的話,確實玩起來很像Thief。你探索無人注意的開放式天窗,摸走別人口袋裡的零錢甚至是整個錢包。理想來說你會從背後弄暈守衛,但如果你搞砸了那就是如同Errol Flynn的電影般殺出條路逃進附近的藏身處直到每個敵人都認為那個無路可退的殺人犯一定是放棄回家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了。

冤罪殺機特有的短距順移讓過程增添不少可能性。這讓玩家能有技巧的保持動作節奏順暢,而在Thief中你只能偷偷摸摸想方設法的用比守衛散步略快的速度摸到他們的背後活像在跳康加舞。到遊戲結尾的時候難度因為你花了大量點數能瞬移過裂縫或透視牆壁而變的簡單,但一款潛行遊戲有RPG要素時你還能怎樣呢?不用回答了。

但我必須說我玩完後覺的失望,不是不爽,而是失望。活像一個你尊敬的人卻忘了要尿尿時該掏出啥,主要就是因為那他●的善惡系統!『才沒有哩。』設計師會噴著口水辯解『你想要把警衛勒婚?或是如同老婆棄你而去時的衝動劃開他的喉嚨?這都不會影響遊戲結果呦~~』明明就有,只要看到遊戲還分好GE跟BE就知道了。

我之所以知道這點是因為這就顯是在讀取畫面上,我立刻就想「好,那我就來衝好結局吧。」並且開始執著於不殺的破關方式只為了這結局,而不是因為我想要不殺的遊戲方式,或是不殺是合理的遊戲方式,也不是因為昨晚有個小精靈在我耳邊叫我這樣玩。於是每當我被發現,我只好嘆一口氣放下武器活像歐比王領便當的那一幕而不是努力的逃向藏身處
只因為我怕搞砸了之前一路不殺怪的成果。但結局仍然是令人失望,一個好Corvo一個壞Corvo最後再來一個不好不壞的Corvo,但這正是善惡系統的定番而製作小組總是得他○的把這老梗塞進遊戲裡。

但我又重玩了一次第一個任務,割開了所有遠遠看過去像脖子的東西直到整個場地充滿了破桶漏水時會產生類似難聽笑聲的咕嚕聲。所以我推薦你每個任務玩兩次,第一次把自己當成本篤教皇然後再一次當自己是殺人魔。這同時也能延長遊戲壽命因為通關時間實在太短了。跟某些水平的對像如Thief 2比起來,總共九個任務以及關卡中出現的建築物實在太小了。但這也是因為Thief 2屌到如果轉身過快可能會打暈整個房間的人所以大家在之後都只好後退一步。

到最後我實在不知道該不該推薦這款遊戲,他的核心內容確實很有趣但其他的部分脆弱不堪。每次玩到氣氛正要起來就得停下來喘口氣或咳個些什麼東西。就好比有人拿了一盒金莎巧克力卻隨意的在給你之前把其中幾顆包進潮濕的衛生紙球中,是不會怎樣,但正常人都會考慮以後換一家糖果店買。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