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馬族輕騎兵 (Centaurian Hussar),服裝大致是設定在七年戰爭到普法戰爭之間的輕騎兵。常見的半片外套因為個人喜好加上因為要單手持長槍的設定,所以就不畫了。原本的服裝其實應該要更華麗許多,不過目前弄成這樣已經是個人的極限了。騎兵刀要怎麼掛很傷腦筋,後來只好把他用直刃。原本有在考慮要不要在腰上多一柄刺刀,不過考慮到人物拿的是馬槍所以也就算了。右手的馬槍本來是想強調畫成後膛填裝,不過因為角度問題很不顯。左手夾的長槍原本是有掛小旗子的,但因為下垂的關係布會皺也不好看就取消了。

畫這張圖的動機主要是在筆記本上塗鴉時,突然想驗證一下,如果奇幻世界的生物存在,在人類文化演變的同時他們在戰爭方面扮演的角色大概會是如何。當我不經意的塗出個人馬時,決定就這一點開始考慮。

結論是大概人馬族在一戰沒啥機會表現,畢竟身材太大受彈面積高,而且因為馬身的關係,無法有效的利用壕溝掩蔽,同時對於躲藏在壕溝中的敵人也會因為生物結構的天生設計而無法有效應對。壕溝鐵絲網地雷陣重砲群機槍海,不管怎麼看,遇到一戰西線那種絞肉的場合都只有吃土的份。東線戰場跟土耳其戰場這些運動戰的地方倒是可以發揮機動打擊的效果。考慮到騎兵最大的天敵:機槍,人馬活躍在近代戰場上的時間只能往前推。

尤於1904年的日俄戰爭重機槍已經被大規模使用,因此恐怕得把時間推回十八世紀末,大概普法戰爭左右,才會是人馬族能發揮戰力的「近代」。果然隨著火藥的發展,天生肌肉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小。

一點胡思亂想。

 

創作者介紹

Where does THAT ocean go?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