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56.jpg

拖延很久的「傷物語」讀後感。

個人認為,這本書其實應該要跟化物語連著一口氣看,因為這兩個物語在敘述上其實有點前後堆疊,一次看完會比較能搞清楚西尾在玩的把戲。作為一本前傳,主要描寫的就是化物語中主角那略帶玄虛的往事,描述阿良良木如何變成了吸血鬼與人類的混合體的故事。

書本身意外的厚實,要從出版社製作的那個超薄鳥書盒把本體拉出來時還得費一番功夫。人名的翻譯個人沒意見,不過根據身邊的人的看法或許應該直接引用英文...

讀完,不意外的正如同西尾作品一貫的調性,這本書夾雜著他本人的碎碎念以及奇妙哲學,不過既然已經當了他的讀者這麼久,其實也不該大驚小怪......或者該說,其實我每次都等著西尾能夠製造什麼樣的意外,在這個寫作題材已經難有新意的世代,看他如何玩弄既有的印象也是種樂趣。儘管做為此一特質的具體表現就是他的毫不手軟的殺掉萌角。

題外話,最近西尾的新作品「少女不十分」聽說要回歸原點,確實是很吸引人,畢竟沒幾個人知道西尾的原點到底是啥鬼...總之拭目以待。

整體劇情結構很簡單,有種看人打怪升級的錯覺,各種捏他因為電波波長有對到所以算愉快。前三場戰鬥普普通通,要描寫動態場面本來就不是西尾的強項,因此也就沒有太多的強求。最後的對決和攤牌因為對話太過冗長所以頗空虛,為了確定我不是因為一時興起下的評價,所以還特地等了5到6天讓思考沉澱下來再回頭重看但感覺還是一樣,短期內評價應該不會變了。不過我挺喜歡這個收尾,到最後問題其實被懸而不決,大概除了忍野所堅持的「平衡」外沒有人達到自己期待的目的。

看完以後我覺得大部份讀者應該可以理解化物語中在羽川貓那一章節小忍/Kisshot離家出走的原因:一個跟妳許下同生共死誓言(而且實際上也是共享性命)的對象在發完毒誓之後居然還不停的到處無節操押上命去助人,不管是誰都會不爽吧?不過有個後來出現在「傾物語」的設定(後來也沿用到「囮物語」)是曆一死,小忍就會從目前兼具人與怪異的人格重新變回完全的怪異Kisshot云云的西尾式解答,這部分就先不管它吧,不必要在西尾的作品尋找邏輯。

我同意忍野大叔的說法,對於羽川翼這個角色確實該感到恐懼與忌諱,就某種意義上比吸血鬼什麼的都還要危險。

阿良良木這時還沒遇到戰場原,性格的缺陷實際上也在「化物語」中表露無疑,所以也就不多提了。他的腦內決策運作一部分跟羽川很像,都是能在特定條件下無視生死利損、「因為判對這樣是應該的所以就去徹底執行」的不良製品。

 

期待動畫版。

創作者介紹

Where does THAT ocean go?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