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46.jpg

自從化物語系列動畫化大成功以來,西尾可以說真的是量產了這個系列的作品。除了商業考量之外,或許也是因為這種幾乎百分百出自作者本身的惡趣味,居然意外的打中觀眾的點,也算鼓舞了他的創作慾吧。

儘管某些角色的形象隨著一集又一集的小說變化或崩換,而大致上的劇情又常常頗有自圓其說的傾向與西尾個人哲學或電波的亂入,但整體來說寫作水準其實也都還在。而且在讀過這本花物語之後,個人在猜測,他或許也有在試著讓自己的作品跳出過去幾個系列作那種過於打鬧的調性。

花物語,是神原駿河的視點。

時間點在神原升上高三,阿良良木、戰場原,以及羽川都從學校畢業之後。神原一方面努力的調適能指引她的前輩都已經不在的事實;一方面還要在能否畢業的危機中同時應付疑似是忍野大叔親戚的忍野扇的騷擾,最後還要跟惡魔附身的左手帶來的精神壓力對抗。

就在這時,他從忍野扇口中得知了有個「惡魔大人」似乎在這個城市出沒,並且幫助大家解決自己的煩惱。作為惡魔的持有者、使役者與受害者,神原展開了調查。最後找到的「惡魔大人」卻是很久以前曾跟他交手過的藍球選手:沼地蠟花。同時在這次的碰面中,神原左手的惡魔被悄悄的奪走了。隨著事件的展開,她還跟貝木泥舟碰了面,在夜裡遇上了阿良良木曆,最後如願解決了這起根本不需要解決的事件。

有別於以往插科打諢的作品調性,花物語這次用過往總是扮演變態淑女丑角的神原駿河作為視點,但故事的調性卻比較壓抑、嚴肅,甚至有點沉悶。正如同貓物語以羽川的視點作描寫時,觀眾看到的並不是一個超人而是陷入注定失敗單戀中的笨拙少女;花物語中的神原有別於過往的放浪形骸,是個直率卻又有所保留,心中懷抱著罪惡感的小孩,總是被過往母親的話語束縛,也對向惡魔許願的自己感到畏懼。

另一個戲分吃重的角色,沼地蠟花,是個我行我素,擁有才能也揮霍才能,最後也因才能而受傷,以他人的不幸作為精神糧食而存在。有趣的是,她那一長串在體育館中的對白,看似目空一切,卻又好像在像神原求救,尋求告解的對象。

或許歸根究柢,這起故事只是因為這兩個人太笨拙了。神原駿河不懂的該如何道謝、該如何讓自己的人生繼續前進;沼地蠟花不明白要如何像他人求助,該怎樣接受事實;結果這兩個人彎了一大圈,終於在作為人生交會關鍵的藍球上解決了一切問題。神原經歷了青春,沼地得到了解放。


本次的配角,貝木泥舟意外的有趣,神原她老媽真是太強大了。

阿良良木雖然形象持續朝變態的道路上狂奔,但是這傢伙還真總是能在該帥氣的地方帥氣。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