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30.jpeg

迷霧之子二部曲:昇華之井

作者是布蘭登‧山德森 (Brandon Sanderson),台灣方面由城邦集團的奇幻基地發行。

首部曲的成功其實讓我當初對於繼續讀下去有點疑慮,一個精彩的故事最怕的就是作家為了延續作品生命,結果反而狗尾續貂,破壞了之前美好的印象;畢竟實在看過太多的系列作,在一步步無節制的擴充世界觀與設定之後徹底的拖離寫作者的掌握,最後把讀者的錢包與耐心消磨殆盡。

事實證明我多慮了,布蘭登確實是個厲害角色。

延續首部曲之後的故事,帝國已經崩潰,軍閥割據興起,而陸沙德作為最後帝國千年的首都,自然是兵家必爭之地。這次主要的角色視點分擔到了三人身上,分別是紋、依藍德,以及在首部曲中戲分普普、帶有些謎團的沙賽德。

內憂外患,這就是開頭時眾人的處境。

統御主已經死了一年了。

陸沙德作為國土上最富庶、人口最多的都市地帶、同時也是武力最薄弱的大城,在推翻了長久的專制、同時面臨了外患的狀況下,連串的政治戲碼一齣齣精采上演。除了面對議會中各自心懷鬼胎的政治對手的操弄、國庫空虛、糧食危機,以及大軍圍城之外,就連原本的團隊成員也出現磨合問題:曾是貴族的依藍德與凱西爾長年的副手多克森彼此不對盤,而雖然其它人都欣賞依藍德的誠懇理想主義性格,但更寧願是那個天賦異秉的凱西爾來領導眾人渡過這個危機。

更糟糕的是,又一個能夠維妙維肖模仿他人外貌的神祕生物坎得拉有混入這個團隊的可能性。

首都僅存的迷霧之子紋則得日以繼夜的提高警覺,防止任何有所圖謀的鎔金術師入侵、刺殺她所愛的依藍德。而她本身也越來越難去忽視迷霧中隱藏的力量,也對於自己的身為殺手的一面無人能理解而感到徬徨。除此之外,她還得弄清楚另一個潛入城市的迷霧之子詹的意圖。

沙賽德作為泰瑞斯守護者,一個藏金術師,卻對自己與朋友分開、待在鄉下教化人民的使命感到猶豫。他身上所掌管的各種已滅絕宗教知識在亂世中益發顯得空洞,接著又與離開首都四處探訪的沼澤碰面,意外的發現對方已經越來越不像人類。而沙賽德在旅途中發現的種種迷霧殺人證據,還有隱藏在鋼鐵審判者居所的金屬刻字板,隱隱宣告了一股超越人類力量的風暴即將來襲。

圍城開始。

依藍德的父親、氣量狹窄又無情殘忍的史特拉夫‧沃圖爾帶著五萬兵馬來到。雖然微風利用計謀引來了西方的軍閥灰侯‧賽特,造成了三足鼎立之勢,但也讓陸沙德的政治更加暗潮洶湧。另一位守護者廷朵則受紗賽德之請,前來協助依藍德。

在城內,紋在夜晚持續的與詹過招,雖然她對依藍德百分百的忠誠,卻也逐漸的感受到自己冷酷的一面有人主動認同的掙扎。統御主留下的紀錄也困擾著紋,讓她不得不分神去研究當初嗤之以鼻的教廷神話。唯一有進展的,是她逐漸與身為坎得拉的「歐瑟」關係逐漸從緊繃到互重,到最後成為一對好伙伴。

另一方面,察覺到將有大事發生的沙賽德在趕回首都的路上,發現了另一股企圖使用上萬名克羅斯怪物毀滅陸沙德的勢力。

當居民的情緒日見恐慌之時,駐紮城外的塞特王的女兒奧瑞尼安,因為愛上微風而私自溜進城內,因此根本沒指望拉攏他;依藍德試圖與史特拉夫會面,以打開僵局爭取最大的機會,卻發現自己進了鴻門宴,靠著雙方互相毀滅的威脅才勉強逃出,又馬上受到他自己親手創建的議會背叛,要求他退位。雖然他接著就靠廷朵的訓練結合自身的優點在之後的會議上表現出色,塞特王卻親自到場投下顆巨大震撼彈,最後以這個老油條贏到面子跟裡子作結尾。雙方後來又在一次私下會面交鋒一次,不過這次無分勝敗。結果是三方陷入暫時的僵局,史特拉夫不敢攻城,而塞特得花費時間攏絡議員的狀況暫時讓大家能喘口氣研擬對策。

至於潛入的坎得拉間諜,儘管紋本來認定是對方扮演德穆隊長,不過後來又發現原來這個忠心耿耿的軍人之所以行蹤詭秘,是因為常常跑去貧民窟宣導「倖存者教派」來鼓勵民眾勇敢活下去。紋才理解到,凱西爾一生的奮鬥與理想,影響的不只有團隊成員,就連一般百姓也把他視作神。

另一邊,廷朵與沙賽德的感情也逐漸升溫,開始協力研究起取回的碑文。

但狀況馬上急轉直下,在投票當天一組殺手公然行刺,紋勉強打倒所有對手,卻也是第一次在依藍德面前動手殺害敵人。兩人之間一直沒浮出檯面的問題終於攤牌了,即使依藍德不在乎,但紋卻開始自我厭惡。議會最後則是在史特拉夫的計謀之下,選出了潘洛德而非塞特或依藍德。

日子還是得過,氣候逐漸轉冷,雖然失去了公職,依藍德依然在城市中奔走幫助窮人。在和情報販子談過後,依藍德決定帶著哈姆溜出城去勸說帶著克羅司軍隊、同時也曾是好友的雷卡。結果連這個友人也被現實折磨的扭曲,收穫是一身的傷以及關於克羅司的貴重的情報,但卻沒想到他的魯莽行動反而激化了紋要排除所有威脅的決心。

紋出自於對依藍德的愛與詹的刻意煽動,認定塞特就是投票時行刺的主使人,因此和詹殺入賽特的堡壘,結果火力全開的紋十分鐘內就消滅了三百人,到最後卻意外的發現塞特並不是主謀。老賽特只好選擇撤軍,而史特拉夫也即將撤軍讓克羅司掠城再來撿便宜,因此狀況可說是糟到最高點。紋在攻擊後也失蹤了短暫時間,眾人都質疑紋此舉對錯,卻只有依藍德真心信任紋必定有正當理由。

深夜,詹來勸紋一同離去, 但紋下定決心拒絕後兩人對戰。原本名為歐瑟的坎得拉也揭開真面目,原來是隸屬詹、在殺死原本的歐瑟後奪走身軀的「坦迅」。千鈞一髮之際,受到紋聖母光環感 召的坦迅鑽了契約的漏洞讓紋贏得了打敗詹的契機。最後紋利用詹燃燒天金時的破綻殺死了他。

紋最後決定要離開,去追尋她一直在意的世紀謎題。依藍德原本要留下盡一己責任,沙賽德卻在和其它夥伴討論後,認為這小倆口不該把性命白白送在註定淪陷的陸沙德,因此私下安排如何騙他們出城保全未來。在隱瞞下,紋跟依藍德連同鬼影與奧瑞尼安出城,但奧瑞尼安中途就脫隊跑去找老爸塞特,希望能夠勸他回頭救援陸沙德。鬼影則是領悟到這次大夥送他們出城的意義,但因為害怕死亡而一直不敢說出真相。直到依藍德一行人碰上了逃跑的雷卡,才發覺大事不妙,急忙回頭往陸沙德奔去。

送走四人後,剩下的成員開始為最後的戰鬥作準備。克羅司怪物開始攻城,兩萬名沒經驗的士兵對上兩萬名粗壯高大又嗜血的怪物,即使擁有防守優勢也顯得微不足道。歪腳在撤退時戰死、多克森陣亡在指揮所,哈姆重傷,微風盡力維持部隊戰鬥意志直到自己精神崩潰,廷朵失去聯繫。沙賽德力盡之際被趕回來的紋救了,接著兩人分頭行動,沙賽德帶著殘存的人避難,紋則獨力應付敵人,最終找到了統御主創造這些怪物時留下的控制機制,將所有的克羅司怪物納入掌控中。

沙賽德在戰事告一段落後開始尋找廷朵,最後在軍隊曾一路慘烈敗退的路線上找到了她的屍首,並且終於理解他過去身為宗教守護者的身分時,宣揚的各種宗教是多麼的荒謬與空洞。

想坐收漁翁之利的史特拉夫軍,被紋的克羅司部隊以及被奧瑞尼安勸回的塞特連手大敗。隨後該部隊僅存的貴族加那爾、塞特、潘洛德在紋的強勢要求下向依藍德宣示效忠。看著紋的成就越來越符合傳說的沙賽德,認定了她就是泰瑞斯神話中宣稱的世紀英雄。

依藍德在回程的路上碰上了許多泰瑞斯人,偶然得知了整個守護者議會被鋼鐵審判者徹底消滅的訊息。



事情大致底定,但紋仍然對於昇華之井的存在耿耿於懷,終於在探索之中找到了隱藏在城中的密室。除了一個神祕的地圖以及龐大的空間還有滿山滿谷的食物存糧以外,還有一條通往井的密道。同時,沙賽德卻注意到了他所發現的碑文與傳說之間的矛盾點,在神祕的霧指引之下,他急忙跑去阻止紋,卻被突然現身的沼澤下毒手重傷,幸好哈姆在附近。

依藍德在井附近被神秘的霧靈刺傷垂死,紋雖然汲取了力量,卻出於對他的願望的尊重,不用於治療而是釋放那股能量後,終於明白自己鑄下了無可挽回的大錯,讓某個恐怖的存在擺脫了束縛。在絕望中,霧靈卻重新現身指引紋餵依藍德吃下在井附近的神祕金屬圓球,結果他獲得了迷霧之子的力量,靠著燃燒白蠟撐過了這致命傷。

沙賽德康復後回到之前發現金屬碑文的地方,實地閱讀後才知道只有金屬上刻劃的文字不能被改變,而他之前所拓印下的文字、以及所謂的神話預言,只是被一股超然力量悄悄捏造玩弄的故事。



這次的故事更加複雜,一口氣把格局從一個國度拉大到一整個世界的謎題。統御主到底在千年前作了什麼?井中的力量是什麼?為什麼霧會殺人?在密室中隱藏地圖與食糧的目的?天金的下落?詹的神秘耳語以及金屬刺究竟從何而來?霧魅、坎得拉、鋼鐵審判者與克羅司的關係以及他們的控制機制?改變文字以及指引主角的兩股力量又來自何方?依藍德最後吞下的金屬珠?為什麼鋼鐵審判者還要屠殺泰瑞斯人?為什麼意志堅定的沼澤會突然背叛?

更多的困難,但團隊原有班底卻所剩無己。除了有敵意的人類以外,還要面對更加龐大的毀滅意志,全帝國卻只剩下兩個迷霧之子,殘破的首都,還有在壓力下勉強合作的軍閥。



本次的戰鬥依然精采,看的最過癮的是紋暴走後,衝入堡壘輕鬆打光受過對抗迷霧人訓練的士兵,還有靠著一個腰帶鈕扣就殺出一條通往塞特王前的血路那段。前後十分鐘兩人連手就宰了三百人左右。另一場紋對詹的最後一次打戲就不是特別精彩,但也證實了天金並非無敵。相比起奇幻能力的武打,作者對戰爭的描寫就相對貧弱些,算是美中不足。

原本的十一種金屬又追加了兩個:鋁跟硬鋁。

燃燒鋁會同時消耗掉所有的金屬;燃燒硬鋁的時候,同時燃燒其他金屬會超高速燒盡但也會把能力瞬間放到極大值,但也會給肉體帶來不可思議的負擔,尤其是硬鋁配鋼推鐵拉若不同時燃燒白蠟,很又可能就把自己弄到碎掉。靠著硬鋁這個鮮為人知的能力,讓紋度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除了戰鬥以外,人物的形象也更加的立體。

紋展現了青少女的煩惱,在跟依藍德相處時根本是笨蛋情侶,跑去找沙賽德作戀愛諮詢那段超有趣的。雖然比起第一集更加的成熟,但仍然可以從字裡行間看到她對於未來的不安,同時也認真思考自己身為人形兵器究竟附出了哪些代價。最後,她選擇了與自己全然相反、代表著光明與全盤信任的依藍德,而不是反映出另一個自己黑暗面、象徵懷疑與恐懼的詹。

依藍德則是一步一腳印的成長。一開始,作為一個領導者他可說是相當沒用,空有滿腹的理想與愛民熱誠,卻沒有辦法讓別人肯定他,就連團隊伙伴也把他當個能出好主意的人,而不是值得尊重的領導者。在廷朵的改造以及一次次冷漠現實的打擊之下,從邋遢的學者逐漸蛻變成一個有領袖風範的王者。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在政治圈的染缸中,仍然能夠維持著真誠而熱情的人格。雖然在感情方面還是有點遲鈍,不過被紋逆告白成功真是可喜可賀。

沙賽德從一個助拳人演變成戲分吃重的主要角色之一,畢竟本書的整個謎團都纏繞在泰瑞斯人以及他們的傳說上。他跟廷朵的感情戲其實有點突兀,但還在可接受的範圍。從逐漸自我矛盾,喪失使命感到整個信仰破滅的變化寫的很棒。

微風個人認為是本回作者最用心的配角。一個操弄他人的情緒技巧到達近乎本能的人,反而對於感情覺得困惑而畏懼。當他看到有人向他示好時,他無法真心接納,只因他也分不清楚到底這次是真心,還是出於他不自覺的能力?身為安撫者的他,只有在和紅銅使用者的歪腳相處時才能真誠吐露心聲,也能看出雖然表面上愛唱反調又喜好須虛榮,卻有著正直善良和脆弱的一面。若不是微風的安撫,恐怕部隊早已在歪腳戰死後就潰散了。

歪腳雖然在首部曲並沒有太多著墨,但在二部曲登場不多卻給人強烈的印象。直來直往,脾氣暴躁,他總是毫不猶豫的把正確無比的壞消息不加修飾的說出來,同時又有容忍微風找他吐苦水的包容。沙場老將的他,除了值得依賴的領軍才幹,也有鍾情於木工藝術這種感性的一面。

哈姆則成了團體的緩衝,努力的想讓依藍德融入原本的隊伍節奏。但也可看出他身為軍人不同於歪腳的地方,儘管凱西爾有意想要培訓他成為將軍,結果事實證明歪腳更能勝任一支大型軍隊的領袖,而哈姆比較適合成為保鏢。

多克森這次只有出現幾幕,某種意義上充分的展現了行政人員那無名英雄的特性。雖然整座城市倚賴軍隊,但沒有他,全城的各項機能都會停止運轉。他跟紋會談的那一段很有意思:要一個人承認他畢生痛恨的敵人中,也有品行高潔的存在是很困難的。因為如果他接受了這個事實,那麼他過往的殘酷,反而證實了他也成為自己痛恨的那一種人。

鬼影長大了,雖然急於證明自己也能對團隊有貢獻,但他也有常人的短處,在面對生死交關時也會因為怕而選擇了活下去的選項。

而凱西爾儘管死了一年多,他所留下的痕跡卻無法磨滅,深深影響了每個團員的價值觀與信念。一個盜賊的集團,居然為了首領的遺願而保護一座城拼死力戰,的確是瘋狂到極點。他也的確如自己當初計畫一樣,化身為精神依託,民間甚至盛行崇拜倖存者教會。



敵人的角色也很有趣。

史拉夫特第一次讀到,還以為有什麼雄才大略的梟雄,結果隨著劇情展開也只是個殘忍膽小的惡棍,總是自信滿滿的作出自以為是的推論。心胸狹窄,總是反射性的想殺掉不順意的人,若不是生在沃圖爾家族恐怕也只是上不了檯面的不入流角色。

對比之下西方的塞特王可說歡樂無比。雖然看起來老粗霸道,卻有著細膩的心思以及勇於豪賭的氣概,每次打出的嘴炮總是擲地有聲一語中的,總是會丟出名言。他對於權力誠實的渴望反而有種率直的正氣,無法讓人討厭他,甚至讓我也認同如果除了依藍德外,他應該是最適合掌權的人。

詹算是最倒楣的輸家,受到不明耳語的碎碎念洗腦,雖然是個強大的迷霧之子但是戰鬥場面卻不多,有契約關係的坦迅在決鬥時倒打一耙,史特拉夫又完全當他工具人,千辛萬苦的想把妹卻還是被發卡,用了天金被反婊掉。留下的只有幾個未解的謎團。




雖然似乎有不少人對於二部曲依藍德的成長史不太欣賞,不過我看得很高興就是。他跟紋的一些小細節互動真的很棒,我第一次看西式奇幻會覺得很萌。


以上。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