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ineko_ep7_gamecover.jpg

 



大概從昨天晚上八點多開始玩,到我結束為止的下午四點多約是20小時左右。我發現人類的潛能無限,中間除了吃早餐之外完全沒停過目前卻是亢奮狀態。

整篇內文將會是雷劇情從開頭直到裡茶會,內容大多是邊玩邊記錄下來的流水帳。外加上一些跑遊戲時隨手塗下的心得,由於日文能力有限,因此恐怕內文會有會錯意的地方,還請各位不吝指正。

這次出現的人名以貝阿朵為例,所代表的人物又多又雜,有些還有別稱。加上本次的劇情前後涵蓋兩場遊戲,所以很容易造成閱讀上的混淆。

 

EP7

        <上位>

獨白,談到夢就是像在沙地上作畫一樣,總會消失。但是惟有「她」的夢不會變。接著便是有人詠唱著無限魔女常用的咒語,似乎是一篇喪禮致詞的結尾。最後的署名是「妳最後的夢的見證人」,簽名欄則是瓦爾基莉的魔女全名。




        <室內>

審判官正在報告搜查結果,女性的審問官質疑某女僕缺乏不在場證明,而且曾進入過死者房間,因此被認定為犯人。那名女僕雖然極力辯解,但審判官表示所位的動機並不重要,重點在於誰跟如何就夠了。




        <上位‧禮拜堂>

瓦爾基莉結束了祈禱,離開棺木前。領主戰人接著走到棺旁,手中拿著一本不知名的書,放到了柩中女性的胸口。

「這是,我唯一能獻給你的故事。」

由於戰人將要關上箱子,因此這故事將沒有人能夠再次閱讀,故事將永遠無法被反定、反論,成為兩人之間唯一的事實。




        <街道>

一名男子穿梭在頗為古舊的街道上,似乎是有想確認的事情。男子思考著一般 Mystery 只追求 Whodunit 以及 Howdunit 就滿足,只注意理論成不成立卻不重視動機。但是這樣的結果根本不算 Mystery 而是一種鬧劇。



        <上位‧禮拜堂>

瓦爾基莉和戰人對話。提到「她」走的很滿足,而這也就夠了。戰人同意是時候該讓「她」安眠了。但仍然捨不得掉頭離去。在棺木旁,戰人的表情從悲傷、悔悟、苦笑,最後是微笑,但仍然說不出內心的的話。




        <室內>

那名女僕仍然否認,但既然誰跟手段都已經有了,對於審判官而言WHY根本是可以無視的東西,完全沒興趣考慮到動機的存在,打算用酷刑屈打成招。當這隸屬SSVD的審判官下令抓人時,新角色踹門闖進來救人。

儘 管審判官表示這件案子已經不是他負責的了,但他直接開始電審判官搞這種嚴刑逼供的習慣,也重砲批評大法院的蠻橫。同時他也點出這種確定嫌犯與手段就丟去折 磨取供詞的手段根本是審判官太懶。儘管審判官要部下直接抓人,但沒人敢動,然後此男子丟紅字順破審判官的紅色障壁。因為神並沒有給與審判官要求無罪之人必 須證明自己無罪的權力。

女僕偷偷跟他道謝,他卻只是回答因為上班時被攔路伸冤。當然,他不會無聊去透露女僕跟那個告御狀的人的感情。

在離開前他對審判官說:「忘記心靈的重要,那麼偵探也只不過是知的強姦者。」

這人之所以沒人敢動,是因為他是天界大法院第八區內赦執行機關SSVD主席異端審問官,一般被稱為魔術師獵人萊特,但他似乎比較喜歡被稱為威爾 (ウィル)。


OP




        <六軒島>

威爾站在禮拜堂外,一進去就看到嘉音負責接待。威爾表明自己原本不是來哀悼,而是來找人的。嘉音點頭後放他進去,還給了他一朵致意用的金花。

進 去卻馬上可以看到金藏正在大哭,原來這是貝阿朵的葬禮,夏妃正在一旁安慰。樓座則是精神很不穩定的低語說被阿朵是她殺死的。其它的親族也都在場,但顯然都 不是很在意,威爾走到棺前,卻發現到棺木內是空的,只有一本書和一堆黃金。書上註明的是「給愛的貝阿朵,1986.10.05」。

威爾這 才在心中獨白表明他是來向這位沒見過的魔女致意的。藏臼前來打招呼,順便跟威爾介紹了他的孩子:「右代宮理御 (りおん)」。是個細瘦的年輕人,一頭長長的金色馬尾,看不出來是男是女。威爾感到很驚訝,藏臼則表示還要招待其它人,所以就讓理御和威爾寒暄一陣。威爾 馬上注意到,父子之間存在著一種違和感。

威爾提到他記得長男家應該只有朱志香才對,理御回答朱志香是他妹妹。威爾直覺到看來有麻煩要來了,理御則詢問威爾與貝阿朵的關係。威爾回答沒啥關係,然後對著沒人的地方擺臭臉。眾人不久後前往接待室,只剩下威爾跟理御。


貝 倫現身。理御大驚。威爾直接對貝倫說他已經退休了,有工作請找新的「萊特」。不過貝倫堅持有工作要給他,可憐的理御持續被忽視。威爾質問理御是不是貝倫的 旗子,貝倫卻說在這個棋盤上的理御是一個正常的存在,也是個登場人物。貝倫所作的行動就是用一個更大的貓箱蓋住原本海貓的貓箱,理御的存在即是這個大貓箱 的具體可能性之一。

威爾認為就結果而言,理御仍然是她的棋子罷了。威爾在對話中提到艾莉卡,不過很顯然貝倫根本就不打算理會棄子。在一旁 的理御雖然孟獲孟獲,但隱約猜出這兩人應該知道什麼內情,同時努力的請貝倫從祭壇上下來,還自稱「次期當主」。威爾馬上提出問題,才知道這個世界中,藏臼 只是暫時代理當主,當理御20歲時就要讓位。而且,理御持有次期當主專用的銀製片翼之鷲的戒指。同時當主本身還有個黃金的。

威爾質疑貝倫這設定之前根本沒有,理御聽不懂他們的對話但是可以看出很不高興了,只是他人很溫和沒爆發。但那兩人依然無視。

貝倫:I want to play a game with you...

威爾:我退伍了。

總 之貝倫要求威爾接下類似偵探的工作,威爾拒絕後就以讓他出不去作為威脅。威爾無奈之下只好答應,馬上詢問有沒有妨礙者,不過這回是完全沒有敵對勢力。此次 的遊戲內容就是「誰殺了貝阿朵」,只要威爾解的夠漂亮就行,而理御則是助手,因為威爾對於右代宮家庭的人都不熟悉,需要有指引。貝倫要求這場戲要讓她和她 的「主人」夠精彩。

威爾莫可奈何的靠進棺材,丟出紅字「不可以有沒屍體的案件」,貝倫馬上扔了藍字「可能在別的地方」,而且線索都已經給了。威爾最後硬著頭皮接下工作,但堅持要靠自己的風格完成。

貝倫消失後,威爾目中無人的任意使喚理御,理御雖然不滿但還是跟上威爾的腳步。

貝倫宣告 EP7 開始,The Requiem of the Golden Witch.



兩 人踏出禮拜堂,正在下雨。嘉音起身迎接,卻透露出嘉音和理御不熟的問題。理御表示下人流動太過頻繁,記不得名字正常的啦。理御接著暗示威爾該滾蛋了,但威 爾卻說我們一步都走不了啦。接著無視理御開始發脾氣,扔了一朵玫瑰出去,馬上就被神秘的力量燒成焦炭。理御想去摸被阻止,因為這間禮拜堂已經和現實世界切 割開來了。理御認為這是威爾的朋友貝倫搞的鬼,要求他停止,但威爾表示只能靠快點解決事件才有辦法出去。

兩人正式互報姓名。

威爾認為應該從家人先開始打聽,因為理御本身也不熟悉這類的故事。威爾很確定肖像是在1984年4月間掛上的,理御在和威爾應對時發現自己和他好像已經成為朋友了一樣。至今為止真正見過貝阿朵的人應該是只有金藏,因此決定這方面由已經習慣與金藏應達交談的理御安排。



        <等候室>

和夏妃交談,結果威爾一開口就直接問問題,幸好被理御打哈哈化解掉。夏妃對於貝阿朵的認知是單純的金藏的恩人,以上以下都不是。

理御要求威爾保持禮貌,而且提醒威爾兩人是合作,所以地位是對等的。威爾略帶玩笑的稱呼理御為華生。而理御則是接著向威爾介紹所有人,也透露樓座今天曾自稱是殺死貝阿朵的兇手。威爾旁若無人的態度比金藏更嚴重,好幾次都是靠猛捏威爾的屁股來阻止威爾講出蠢話。

接著跟繪羽打過招呼。談論貝阿朵,留弗夫插嘴表示應該是金藏的情婦沒錯。

接 著問樓座。她似乎堅信自己殺了貝阿朵。威爾:兇手自白了。理御:才沒有哩!樓座因為情緒不穩定而痛哭,親族則談到森林中隱藏有建築物應該是很正常的。樓座 開始交代她那年把小貝阿朵帶出來後意外死的事情,長久以來都一直自責。威爾卻溫和的安慰樓座,這是事故,貝阿朵是因為初次看到海太驚奇而忘了腳下摔死的, 在死前一點都不怨恨樓座,反而是充滿了感謝。樓座終於對20年前的事件釋懷。威爾接著開始追問細節。

1967年,樓座的家庭教師把彼此的悄悄話轉告右代宮夫人,樓座一時自暴自棄跑進森林之中,才在九羽鳥庵碰到小貝阿朵。由於樓座碰到的是跟畫像上的年紀差不多,所以眾人立刻討論起這女人有沒有可能是金藏的恩人,後來往女兒的結論走。威爾卻感到有疑點。

威 爾也想知道掉下去的女子死透沒,樓座表示那種傷口一看就知道活不了。樓座一路逃跑,最後走到了禮拜堂,之後緊張了一整個晚上,結果還是打電話給源次。源次 告訴他會處理這件事。而威爾之所以詢問這些是只是為了再確認情報,之後便要理御處理跟金藏會面的事宜,自己則去整理思緒。

回到禮拜堂,威 爾再度碰上貝倫,認為關鍵點還是在金藏身上,目前進度是零。貝倫於是給予威爾「觀劇者權限」,比偵探宣言還要威。貝倫接著就消失了,此時紗音也過來了。在 交談中發現紗音也對於理御不熟悉,但身為一個在職相當長的僱員這點實在不對勁。紗音因為自己的格格不入被發現而驚慌,威爾要她放心因為對他來說理御也是個 第一次知道的人物。這個紗音在這個世界的工作時間同樣是10年左右,加上早該死的金藏還活著,目前所處的遊戲恐怕是特別設計過的舞台。詢問紗音後,威爾初 步判定三個貝阿朵的存在:其一為恩人、其二為恩人之女,最後則是六軒島的傳說。紗音提到跟她一樣有違和感的還有嘉音,但當威爾要求紗音把嘉音找來時,紗音 卻壞掉了,威爾本來到最後想靠硬來,但認為可能對棋局造成過大影響而放棄了。

理御這時候回來,告訴威爾已經可以跟金藏碰面了,同時也透露出理御也不熟悉紗音。

兩人跟金藏碰面,源次也在場。結果一開場威爾就單刀直入詢問貝阿朵。金藏反過來質問為什麼威爾會想要了解貝阿朵的故事?威爾冷靜的自稱只是個公正的記錄者,目的是為了將即將消逝的貝阿朵真實故事記錄下來,因為金藏一死其它人一定會任意扭曲。

金藏卻不在乎,理御轉了個彎,提出希望能以金藏對愛情的專一作為榜樣。金藏稍為回心轉意,問威爾到底懂得多少。威爾直接把剛剛收集到的九羽鳥庵等情報公開,但源次仍否認有這地方。

威 爾窮追猛打,提出之前源次曾在EP1提過沒有女兒這件事是半真半假,因為金藏並不把那個小貝阿朵當成女兒看待。而對於癡情的金藏來說,看到一個擁有和他的 愛人一樣容貌的女子而逐漸把自己的情感轉移過去很正常。那年輕女子一直自稱被阿朵也是個證言,可以推斷出她總是被如此稱呼,正恰恰是金藏情感依託的證據。

金藏這時痛苦的大喊:她的記憶一直沒有回覆啊。

老 當主其實也知道自己是在把思念強行加諸在不懂世事的女兒身上,所以一直感到良心不安。而他壓迫的控制女兒的生活,也是間接的使女兒死去的原因之一。加上痛 失愛女後,卻連個葬禮都不能舉行,所以痛苦不堪而逐漸瘋狂。熊澤也出現,原來是當年的保母。熊澤談到雖然金藏很愛女兒,但也使的女孩喘不過氣,加上金藏愛 的太深,親情越趨扭曲,最後終於亂了倫常。

金藏決定坦白一切。和威爾握手,發動了觀劇者權限。

金藏和ベアトリーチェ。カスティリオーニ的相遇在終戰前。



        <上位>

金藏年輕的樣子顯形,不論樣貌或聲音都幾乎跟戰人一模一樣。

當 年被選上當主只是因為六指症被視為吉利的象徵。因為只被當成虛位共主,沒有實權也沒有自由,莫名其妙來的妻子和小孩也都只是政治操作,沒有半點感情基礎。 整天只好沉溺在酒跟書籍,二戰時因為身為神主牌所以免除了兵役。然而此時右代宮也逐漸沒落,意志消沉的尋找死去的地方,最後選擇了當兵赴死。但是又因為有 土木建築的才能被選擇當後勤,直到終於有天被派駐到六軒島上。

1944年,金藏跟部隊駐守在六軒島的秘密自爆潛艇基地,但因為潛艇的數量根本不夠而使的該區的基地建築計畫中止,最後只留下最低限度的部隊駐紮。在這之後烽火連天,上級根本忘了有這個小島。島上守軍日趨絕望,部隊內暴力管教漸趨嚴重。

直到有天他突然被指揮官中尉叫去,這中尉是個對自己學歷低自卑的人。一叫去就問他懂不懂說英語,能不能說義大利文,讓他感到莫名其妙。最後被指定為翻譯。

數天後,義大利軍的潛艦開進來。原來是墨索里尼的RSI殘黨來了。整個基地謠言四起,而入港的義大利船員看起來都很蒼白病弱,似乎是氧氣轉換機器出了問題。金藏用英文打了招呼,不過船員不懂,而是進船艙請會說英文的出來。

金藏就是在此時遇到貝亞托利切。其父為RSI高官,收到秘密命令運送貨物出航,撞到水雷後從60多人死到10來人,知道目的地及貨物的人都死光了。

作為為二能說英語的兩人,日久生情,而且意外的發現彼此成長背景很像。

但一段時間後,義大利軍跟日軍逐漸產生摩擦,因為義軍總是派人看守潛艇,加上雙方無法有效溝通建立互信。

終 於義軍指揮官要求跟日軍指揮官對談,因為潛水艇正在因破損無法維修而下沉中,希望能幫忙搬機密物。結果封存的箱子一開大家都傻了,居然是十噸黃金。日軍指 揮官要求分一杯羹,雙方自然爆發爭議喬不攏。義軍要求開會處理內部意見,結果日軍指揮官搶先偷襲會場,雙方爆發激烈槍戰。日軍雖然人多但義軍訓練較優,雙 方最後全滅,只剩下金藏中槍跟貝阿朵肋骨被踢斷。

金藏冒險用軍人身分幫貝阿朵找了醫生,用一大筆金子封住那個南條醫生的嘴,兩人結下不解之緣。之後金藏動用關係把貝阿朵藏在小田原。

貝阿朵死於難產。而片翼之鷲則是RSI的老鷹標誌磨損後的形象。




威爾還是不滿意,決定去聽孩子們的說法。(又被捏屁股) 特別注重真理亞的情報。

不過這裡卻沒看到戰人,威爾猜測此時若有戰人大概會讓謎題秒解。理御的設定上是跟戰人很要好的。朱志香有點沒禮貌,結果馬上就被理御修理了,兩人鬧成一團。讓治談到若朱志香是一個人長大的話,說不定大概會是深閨大小姐的類型。

威爾:...放心吧,那是不可能的。

威爾接著自稱來調查貝阿朵,真理亞因為有談話對象很高興。




        <上位>

威 爾和 Maria 對談,話題牽扯到了 Maria 沒有爸爸,所以小女孩曾經認為自己應該是所謂的聖子。每次之所以樓座談到爸爸會生氣,也是因為本來就沒有。接著雙方又談了些聖經情節。接著話題轉移到真理 亞第一次碰到貝阿朵的事情,Maria 對於貝阿朵第一次見面的印象是雖然是個魔女,但是在魔學上的知識 Maria 比較深厚。

Maria 對於貝阿朵的魔法評價是貝阿朵需要兩個人才能建構出一個宇宙,但是身為聖靈的Maria 只靠自己就弄出一整個完整世界,一個是能從0變成1,另一個是1到無限,因此組成了魔女同盟。

威 爾把話題拉回,詢問是如何碰上貝阿朵的。Maria 只說是很唐突的碰到,是在某天被樓座拋在花園時相遇的。貝阿朵在認識真理亞後,點出了她自認為聖子卻無法實行神跡的事實,順便露了手魔法,讓真理亞從此專 心學習魔術。雖然想拜貝阿朵為師但被拒絕了,不過卻同意推薦個老師給她。

真理亞只有在親族會議時會碰到貝阿朵,而且貝阿朵也曾經顯現在源次、熊澤、雙音、南條的面前過。

威 爾確認了1986年的貝阿朵並不是義大利母女,而貝阿朵的魔法需要兩人才能成立,Maria 的魔法只需一人但卻想要兩人,所以可以說1986的貝阿朵是受到真理亞承認之後才正式確立存在。因此繼續推斷,EP6的姐姐才是1986年的那一位,而妹 妹則是單純的出自戰人的戀心。




        <現實>

真理亞談到最大的願望是保護媽媽不受黑魔女侵擾。但是對於魔女同盟的詳情卻避而不談。

接著與從EP1開始就是開局處在不認同魔女一方的朱志香和讓治。先和朱志香對談。得知朱志香壓力頗大,因為理御是優等生,作為第二子的朱治香常被父母念,另外還有偷偷在玩輕音樂,和讓治一樣基本上不信魔女,但尊重小孩子的幻想。

威爾開始思考為什麼1986貝阿朵那麼想要讓別人認知自己的存在、家具為什麼想要成為人。當威爾想聽更多時,讓治推舉朱志香來說。朱志香想表現點禮貌,結果威爾以同樣的莊重禮儀回應弄得朱志香害羞到爆。

朱 志香的看法是貝阿朵魔女傳說和怪談一樣,不過自從掛起大肖像後就覺得很不舒服。掛出肖像後的那一次親族會議緣壽肚子不舒服,而真理亞一提到魔女時就激動的 很可怕。而那場餐會剛好朱志香就踩到真理亞的地雷。威爾此時提出真理亞有二重人格的可能?也討論到人要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有多難,以及真理亞之所以拼命 鑽研魔學或許是想要成為某種知識上的權威。

而朱志香自己其實有點想成為病弱大小姐系。

談到真理亞常常自己一個人亂跑事後宣稱和貝阿朵玩。

朱 志香在那次爭吵後其實對自己的作為有後悔,巧遇熊澤談論貝阿朵。對於熊澤如此敬畏貝阿朵不滿。碰到紗音跟鄉田,這兩人也不敢明確說沒有,決定凹鑰匙進入貝 阿朵專用貴賓室。在臨晨兩點摸進去的結果是沒人,但是房間內的娃娃與糖果無故消失加上怪異電話也是有驚到。事後檢討,認為一來可能真的是作祟,二是一群人 分工所作的惡搞,三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巧合。

威爾提問關於坐位的問題,朱志香表示緣壽在她的右手邊。

回頭問理御關於碑文的事情,發現理御不知道森林魔女傳說與碑文,只知道有狼。而他的坐位是對面是朱志香,右手邊是讓治。




        <禮拜堂>

對 答案。威爾認為貝倫的謎題在於1986年的貝阿朵是誰殺死的。而最早又是誰已被阿朵自稱?貝阿朵的原形是金藏散布的片面消息以及森林魔女傳說混合,屬於架 空。但是有人利用了這個身分跟真理亞交朋友。真理亞傾向於用性格分辨人而不是用外表,像是同一個樓座就被劃分為好媽媽跟黑魔女附身。所以真理亞才會說和被 阿朵的相遇很唐突,有可能是人格的切換所導致。

因此,誕生了EP6的姐姐貝阿朵;因本身背景基礎綜合了兩種傳說,所以會兼具兩種傳說的特性。而對真理亞來說,「扮演貝阿朵」的人死了不代表「貝阿朵」死了,因此殺死「貝阿朵」對真理亞來說只是成為了另一個『貝阿朵』。

威爾開始作結論,殺死貝阿朵的有兩個人。

一:右代宮理御。

理 御的存在將會使魔女傳說不存在,他和魔女是像硬幣正反面一樣的存在。另外,也可以從他的年紀推出他不是夏妃與藏臼的孩子,而是金藏交給夏妃的養子。而以他 受到的待遇來說,多半是金藏跟小貝阿朵的孩子。知道事實的理御大受打擊。貝倫現身後,告訴他理御被夏妃接受的機率只有兩百五十七萬八千九百一十七分之一。

理御仍心存感謝,想知道其它世界是個怎麼樣的光景。

威 爾突然提出個疑問:理御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因為外表跟聲音都難以判斷,加上從來沒有人有明確的指示過他真正的性別。他認為在EP5中的理御是男的,但是 其它應該都是女的。而EP6雙子惡魔其實也就是在暗示這件事。理御沒有直接回答,威爾最後倒是說我的伙伴是男的女的都無所謂,理御也同意威爾的看 法...。之後理御手摸碎片,被資訊量衝擊到暈倒。

威爾趁機繼續第二個解答,說只要知道是誰其實就很好解決所有事件了。

貝 倫要個明確的回答,這時有人來了,原來是威爾請來的幕後原兇。威爾表示他已經清楚理解動機了,但有錯誤的話還需要「她」來糾正。由於這個貝阿朵的葬禮時間 點在EP5戰人理解棋盤之前,所以這個時間點裡戰人是缺席的,但是威爾表示自己願意代替戰人的角色,還貼心的問需不需要時間整理思緒。

於是開始了。「這家伙就是犯人。」



        <劇院>

出現一位新的角色,穿著雪白有著類似貝阿朵的面孔,TIPS的部分顯示名叫クレル。除此外還有雙胞胎愛的惡魔。三人宣布劇院開演。




        <第一章 新しき生活>

1976年四月。

夏妃正嚴厲的指導新傭人,大家都是在館內工作,「我」卻例外要陪著朱志香上學。前輩很嚴厲,只有紗音跟我要好。到了新地方相當不安。


        <劇場>

クレル獨白談到對於整個新環境的恐懼。而長男夫婦此時也現身,言談中討論雇用福音之家的孤兒算是社會慈善事業,但是仍然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派一個10歲的小孩過來。但是這小孩是金藏與源次點名的,沒有質疑的空間。

        <禮拜堂>

理御醒了。了解到自己在其它的世界是傭人,而源次則是默默的保護著「理御」並等帶著適當的時機昭告他的血統。


        <劇>

同酬不同工逐漸累積起其它傭人不滿,幾乎所有人都不喜歡我。其它傭人能進右代宮家都是優等生爭的頭破血流才能進來,只有我很特別,大家都以ヤス稱呼我,因為他們曾誤傳我的姓氏是安田。只有紗音是我的朋友。


        <劇外>

雙 子惡魔採訪源次。原來是源次救起了夏妃推下山的小嬰兒,送給南條救回。但是源次為了保護這孩子不像媽媽一樣成為金藏投射扭曲愛意的對象,所以隱瞞了孩子還 活著的消息。源次後來安排這孩子進入福音之家,之後再雇來右代宮當傭人。若金藏仍有親子之情,應該能從這孩子的面容看出端倪。在這之前,源次靜靜的守護 他。


        <禮拜堂>

因此這世界的理御可以看成是金藏的贖罪,將這私生子承認身分。另外這世界的理御也是1976入學,原因是體弱多病,但推算起來有三年誤差,算是貝倫的設定失誤。

        <劇>

禮拜堂掃除完後,打掃工具又消失了,事實上ヤス的東西常消失,他認為這是熊澤提過的島上的魔女貝阿朵在惡作劇。



        <劇外>

雙子惡魔訪問熊澤。紗音表示相信,嘉音跟鄉田不信。


        <劇>

回去找工具。卻找到了把鑰匙。找不到卻被魔女嘲笑,生氣到開眼,看到了魔女貝阿朵(嘎普),下了戰帖。這魔女自稱妾,能夠自由靠黑洞移動物體。她告訴ヤス,在他捕抓到魔女時,魔女也同樣捕抓到了他。最後是作了交朋友的約定。


        <第二章 初めての友人 結束。>




        <第三章 虜になる日々>

其它傭人仍然對於ヤス的笨手笨腳不滿。萬能鑰匙又被惡魔拿走,熊澤推薦他使用蜘蛛網以及許多不掉東西的小方法。他跟惡魔的尋找失物大賽互有勝負,但感情也越來越好。熊澤和紗音稱讚進步,而且熊澤似乎知道真實的身分。

之後又在一次弄丟鑰匙事件受到誇獎。


        <劇外>

雙子訪問貝阿朵(嘎普),暢談工作也是需要放鬆低,而ヤス已經把熊澤當母親了。因此連?響喜歡上了推理小說,常常和貝阿朵討論,談到可以把無解的懸案當作魔女下手的。



        <第四章 新しき日々>

傭 人來來去去只有紗音還在。將有新人來到,是明日音與鐘音,有點輕浮的兩人。因為兩人不聽話,所以後來被貝阿朵(嘎普)修理。從此魔女傳說更加盛行。但這次 是貝阿朵(嘎普)直接附身在ヤス身上,讓他相當感動,決定不再以紗音為目標而是當個魔女。ヤス成為了貝阿朵,而嘎普則暫時沒有名字。同時也借用了妾身這個 自稱,將自己塑造成穿著白衣的魔女,甚至設定了自己的弱點。刪除了ヤス,把原先的性格與嗜好轉移到紗音身上。上學的工作也交給了紗音。

最後正式的成為貝阿朵,六軒島夜的支配者。




        <第六章 新しき元素>

紗音忙著弄一年一次的親族會議,睡著後卻被貝阿朵邀請到理想鄉。雙方過了相當愉快的茶會。貝阿朵勸紗音留下,紗音婉拒,因為這世界雖然美麗,但真實世界有更值得她留下的原因。

隔日,親族來訪,年齡相近的孩子們自然玩在一起。貝阿朵感到驚訝,沒想到主僕之間是可以有這樣的感情。而此時孩子輩也互爆料,像是戰人跟讓治曾在晚上討論紗音的胸部。

貝阿朵無法理解,紗音告訴她這就是戀:除了四人一起玩,戰人跟紗音常常一起看推理小說。戰人向紗音宣告,當紗音有天要辭退這裡的女僕工作時,戰人一定會騎著白馬來迎接她。紗音因此考慮一年後就辭去工作。貝阿朵決定一起守護這段戀情。




        <禮拜堂>

クレル,同時也代表著貝阿朵,正是犯人。

理 御猜到了這個クレル=貝阿朵,正是其它世界的元兇。但仍然不能理解為什麼最後會走上這條道路。威爾表示正因為你兩無法理解,所以貝倫才刻意讓你們碰面。貝 阿朵本身是無法引發慘劇的,但是在解開碑文之後就有能力了,也是最大的不幸所在;同時也跟戰人回來的時間點有關係,早一年或晚一年都會差別很大,甚至根本 沒事件。

在1980年明日夢去世,1986祖父母過世後戰人才回到次男家。因此戰人離開不是動機,而是他回來才導致事件發生。但是戰人卻過了很久才明白一切。




        <第六章 試される日>

紗音聽到戰人離家。夏妃嚴正反對留弗夫再婚的如此快。戰人不反對再婚,但爆點是霧江早在明日夢死前就懷孕,明顯是背叛啊。

紗音因此心碎,貝阿朵跟嘎普努力鼓勵她。紗音即使想連絡戰人,也顧慮到身分不能隨便打聽。貝阿朵此時建議紗音乾脆先踏出人生的新一步,紗音也思考不當傭人要當什麼。魔女跟惡魔繼續打氣,甚至唬爛說這是愛的試煉。

但1981年,霧江正式加入,戰人沒來。讓治在閒談中提到戰人大概不回來了。

紗音仍然靜靜的等待。




        <第七章 恋の芽 恋の根>

1982年

在朱志香房中,大小姐和女僕分享戀愛話題,卻勾動紗音的心痛。

眾人的話題大都圍繞在緣壽,讓治和朱志香和大人們越來越少談到戰人。和朱志香與讓治打聽戰人的近況,卻都說不用擔心他過得很好。當晚只夢到戰人忘了這邊過的無憂無慮的夢。醒來後發現哭了整晚。

1983年

意志消沉,聽到戰人和緣壽感情不錯,覺得回來有望。但霧江拿出戰人給大家的信,卻沒有半封是給紗音的,信都是關於愉快的生活,重重的敲了紗音一悶棍。


        <禮拜堂>

眾人得知此即為戰人的罪,然而他本人根本不記得有這件事情,甚至當時脫口而出的話語稿不好只是在耍帥,然而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劇>

儘 管如此痛苦,紗音仍然放不下這感情。貝阿朵告訴紗音最好的方法就是忘了戰人,但是紗音不願放棄這感情。於是貝阿朵提出了第二方案:由自己來承受這痛苦的戀 之芽,然後讓紗音有個可以寄託感情的弟弟,他將沉默安靜又絕對忠誠。貝阿朵告訴紗音,若戰人某天回來時,這份戀之芽仍然沒有枯萎而紗音又有意願時,隨時可 以收回去。

接受了這份戀之芽之後,連帶的貝阿朵的設定也改變了,轉成戰人喜歡的金髮巨乳有型的美人。



1984年。

肖像畫裝上了,同時公布了碑文。




        <禮拜堂>

理御馬上推測該不會碑文是要找出繼承人用的吧?クレル表示這碑文是為了引發奇蹟。



        <第八章 黃金鄉への旅立ち>

貝阿朵此時已轉變為類似EP2肖像的形象,看到玄關肖像之後頗為驚訝,注意到了碑文,決定要解解看這謎題。

碑文已經成為熱門話題了。但大家都猜不出來。書房中,金藏告訴源次這乃是一場豪賭,源次突然問金藏若貝阿朵真的復甦了該如何?金藏回答他將要請求原諒。




        <禮拜堂>

クレル說這場解謎乍看是試煉,但事實上是被精心安排的後的結果。


        <劇中上位>

Maria 幫貝阿朵的眷屬們命名,貝阿朵則幫忙畫兔子,但在快樂的氣氛中貝阿朵卻感受到一股空虛,因為戰人始終沒現身。內心總覺得無法滿足,Maria 不明白直覺得就是因為魔力不足吧。Maria 希望幫助貝阿朵取回魔力後能帶她去黃金鄉,貝阿朵同意。


        <劇>

當貝阿朵徘徊在肖像前想解法時,源次帶著紗音嘉音過來,交談間暴露紗音雨讓治在交往。不知為什麼源次突然說金藏最懷念的地方其實是台灣而不是小田原。

於 是貝阿朵開始解謎,終於在禮拜堂找出祕密通道方位。當她發現黃金鄉時,源次前來恭喜她,並要她穿上貝阿朵的衣服,帶著他去找金藏。在書房裡南條跟熊澤也到 場。金藏一看到她穿著背阿朵的衣服就哭著尋求原諒,源次則告知她的真實身分,金藏宣布她的真名為理御。最後金藏在聽到被阿朵成認他為父親後就大笑滿足的離 世。

貝阿朵得知了久羽鳥軒的事、海軍基地等等各事情。但貝阿朵並不打算成為當主,而是希望表面上仍讓藏臼家繼承。

11月29日,我成為真的魔女了。

然而,一直在等著戰人。




        <禮拜堂>

戰人真的是不早也不晚剛剛好在1986年來,因此貝阿朵也選擇把那天當成巨大賭盤,將自己交給命運。兩個理御道別,而威爾將負責葬禮的執刀。

威爾拔出了漆黑之刃,斬殺了這個1986年的魔女。


結束後,威爾告訴理御這次的見面,對於1986的貝阿朵來說已經是個救贖了。在棺木中的劇本有本戰人寫得更加溫柔的故事,但威爾認為這就是最好的結果。貝倫解除結界,理御和威爾告別。理御向貝倫道謝,貝倫顯得很不習慣。臨走前貝倫問菲薩利奴滿意了嗎?我要閃囉。

親族走出招待室,戶外陽光燦爛。


----------

TEA PARTY 茶會

----------

理 御醒來發現自己被鎖在劇院,記憶從出了門後就中斷,旁邊似乎有人,結果居然是緣壽!由於緣壽根本沒見過理御,所以自然而然的有敵意,但兩人互相確認身分 後,緣壽馬上知道絕對又有人要搞鬼了。兩人都被鎖住,緣壽突然想到要問這個理御1986那兩天發生的事情,結果突然燈光就照了下來,理御注意到クレル=貝 阿朵居然在舞台上!




        <六軒島>

1986 10 04

餐桌上真理亞的信造成轟動,大人吵成一團,小孩被趕回客房。


        <劇院>

理御不能理解,緣壽判斷這是舊局還是新局,也不知道GM是誰。理御揣測後,認為自己的角色是解說,緣壽是觀劇。

        <島>

大人考慮諸多可能,最後決定一起解,繪羽特別提醒要送一份台灣地圖。

        <涼亭>

紗音跟讓治的求婚景。

戰人在客房知道兩人交往,有點小忌妒,因為他本身也不清楚到底有沒有喜歡過紗音。

        <島>

大人繼續解謎,繪羽突然有突破。

        <涼亭>

讓志承認期時曾經對戰人有點瑜亮情結,也很怕紗音會在戰人回來後再次重燃情愫。

        <禮拜堂>

大人們找到了。

        <劇院>

理御認為大家既然都找到黃金了,應該是好結局。緣壽不認同。

        <地下>

穿 著禮服和肖像一樣的貝阿朵現身,一臉無表情不在乎的樣子。首先恭喜眾人解開謎題,若沒解開的話她就會殺13人,而貝阿朵不怕輸也不在乎贏,還告訴他們此處 有大炸彈。估計九百噸,仍可使用,引發後24小時後爆炸,惟一的安全點是地到另一端的九羽鳥庵。還把內有10億的金融卡拿給她們。之後就不管他們了。

結果四家仍然談不攏。

        <劇院>

兩個小孩超尷尬。最好的開頭卻逐漸走向最糟糕的結尾。

        <地下>

繪 羽意外殺死夏妃,秀吉推擠中誤觸板機殺死藏臼。兩人堅持這是意外,但樓座與留弗夫不置可否。繪羽希望引發炸彈消除痕跡,靠金融卡的十億元;樓座拒絕,認為 沒理由放棄金山,只需要長女夫婦自首即可。樓座與繪羽爆發口角衝突,霧江突然開槍殺死樓座,同意繪羽只拿十億元的意見,因為唯一能換金的長男夫婦已死,換 不了錢的金子是廢物。

秀吉認為也沒必要開槍,樓座是可以溝通的人。霧江表示那是因為只有樓座的槍沒開過,接著射殺秀吉跟繪羽,順便殺了在一旁發呆的貝阿朵。在對話中可看出霧江仍然極度痛恨戰人,次男夫婦決定殺光所有人。

他們用打電話和EP4那種點人考試的方式分別叫人出去,讓治雖然心有不安,但是仍然出去了。朱志香被叫到客房,讓治被叫到禮拜堂。而打電話的地方,鄉田已被殺死。霧江對留弗夫施加壓力,要他別手軟。

繪羽沒死,看到秀吉已死大哭。注意到子彈被拿走不少,警覺的想到次男夫婦一定是要殺掉所有人,於是急忙強迫自己回去保護孩子們。

        <劇院>

緣壽對繪羽稍為改觀了,理御對事件變成如此難以接受。

        <島>

留弗夫射殺讓治時,讓治仍不敢相信自己敬佩的伯父會作這種事。留弗夫發現自己比想像中的還要冷血。

餐廳,霧江用槍把朱志香毆打致死。

兩人會合,留弗夫負責說服戰人,霧江先聲明若戰人不配合或合作的不情願就一定要死。

留弗夫則要求若能順利三人一起離開,霧江就別再說戰人不是他孩子。

戰人一出來賓館,霧江就溜進去大屠殺。留弗夫在禮拜堂思考著要怎樣才能勸戰人合作,結果繪羽先到一步。留弗夫使奸計反被識破,被繪羽射殺。繪羽找到讓治的屍體,決定至少要保護其他孩子


        <劇院>

緣壽痛哭,理御請求貝倫停止這場,卻連拉姆答也在。


        <島>

霧 江殺光全賓館後出門大意被繪羽先瞄了。繪羽質問難道霧江連所有孩子都殺了?霧江卻一派輕鬆,甚至直接點出就算沒有地下室的頭兩個意外,遲早也會拿起武器自 相殘殺的。聽到留弗夫的死訊也沒反應,只是計算著自己的未來而已。繪羽痛罵霧江難到不是母親嗎?霧江卻根本不在意緣壽,只是個綁住留弗夫的道具,用來展示 她是個好媽媽用的卒子。

雙方互擊,繪羽活著。繪羽下決心要維持給緣壽有一個好媽媽的形象,將死的霧江卻仍在嘲笑著。

        <劇院>

理御請求這場遊戲停止,才知道台上的クレル只是具屍體,貝倫上前任意鞭屍。緣壽暴怒,但貝倫卻說這是因應緣壽的願望,因為其中一個是回去幫助家人,另一個是知道六軒島的真實。貝倫補上紅字一擊保證這是真的,緣壽逐漸化回肉屑。

理御終於了解貝倫的為人,但貝倫卻打算招待理御另一個有趣的事實:在理御的世界裡,理御也在第二天死了。這是因為前一晚大人們破解碑文,所以結果還是一樣由次男夫婦造成的大屠殺,而且理御是第一個被叫出去。

貝倫把理御帶到クレル前,打算讓理御傳送到死前那一刻讓クレル好好品嘗,順手又不停的砍殺遺體,從飛濺的血肉中噴出許多痛苦的、或被竄改的片段。

理御一清醒,回身馬上就被霧江開一槍,結果是威爾衝進來斬破時間救人,但那槍仍然傷到理御了。

威爾跟貝倫對嗆,貝倫招出貓群,威爾開了一條路要理御快逃,自己留下斷後。

20守則 對 奇蹟魔女

理御拼命的為了性命也為了另一個自己逃走,就在要逃不動時被威爾扶助,結果威爾自己也是傷痕累累。此時又被貓群包圍,威爾拒絕放棄理御自己逃走,理御也拒絕放棄另一個自己的託付選擇束手待斃,兩人最後被貓群包圍,血肉飛漸...


ED




?????? 裡茶會



棋盤上有兩個黑棋被無數白棋包圍,貝倫取下了兩個黑棋,而坐在她對面的是菲薩利奴。現在的貝倫只是菲薩利奴的巫女,幫她收集故事的真像。菲薩利奴對這遊戲感到很滿意,決定放貝倫一個長假,自己睡覺去。

貝倫則取走了棋盤,打算繼續玩。拉姆答也跑了過來,準備開最後一次棋盤。

開頭即以紅色宣告「這個遊戲將沒有快樂結局」。



另一個世界的1986。

領主戰人和6歲的緣壽正在講話,緣壽哭說班上的男生說爸爸媽媽是殺人犯。

戰人不予置評,緣壽於是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什麼恐怖痛苦的故事嗎?

戰人於是作了一個故事獻給這個緣壽,既不悲傷也不可怕的故事。



------------

雜談。

這 次的兩個主要角色很棒,不論是一板一眼卻又剛柔並濟的威爾也好,或是誘受薛丁格的右代宮理御都相當亮眼。雖然互動的時間有點短,但他們兩個搭配真的很有 趣,會令人很覺得這種搭配的福爾摩斯與華生也很有賣點。最後兩個人在被包圍時的互動好閃,是真的有點讓人羨慕,怪不得連貝倫都眼睛痛到下重手啦。真的是非 常希望以後還有戲分,別像艾莉卡一樣啊~

戰人這次整場幾乎都是打醬油,結果搞到最後原來這家伙才是整個事件的原兇。雖然說長得帥不是他的錯,但是讓少女癡癡的等你三年就是罪孽啊!只希望在EP8有點表現,不要每次出場都是排被打臉的。

貝倫在本篇結尾那麼白我就直接邊看邊罵等等一定黑掉,是說貝倫你到底有多討厭貝阿朵?少了艾莉卡的丑角,貝倫原本就低標了還扣分扣很大。

霧 江大家都知道這女人心狠手辣,可是在這回的表現我覺得這已經不是正常人類的思考方式了...我想或許霧江是可以歸類為絕對利己主義,永無止盡的計算。留弗 夫到底是哪裡這麼厲害能迷倒霧江啊。殺害朱志香那段我看的時候超級不爽。這種能毫不猶豫的利用周圍一切資源的人真的恐怖。

繪羽EP7之後應該股票水漲船高吧,其實我覺得繪羽是本性不壞。雖然天生有點苛薄暴躁,又相當的有控制慾,很容易衝昏頭,但也多少是緣自於望族家庭成長時的扭曲。她對緣壽的發言很棒,光憑這點就值得鼓掌。



劇情方面,這次沒話說。

音樂仍然頗有水準。

以上。



連續快30小時沒合眼可是我居然還在亢奮狀態喔耶~

TH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